沙特为何乱不了

在给予“胡萝卜”的同时,沙特政府也握紧了“大棒”。对发动的民众毫不手软,不惜动用军队和坦克装甲车等武器装备,誓将一切动乱苗头消灭在萌芽状态

沙特的统治阶层一直认为,民众只要衣食无忧就不会起来“闹革命”。但邻国巴林所发生一切,令他们些许改变了看法:仅仅是钱买不来稳定。

沙特是盛产石油的富裕国家,人均GDP位居世界前列。在首都利雅得,高级宾馆众多,且装修奢华;街上的高档名车更是数不胜数。但是,这仅是沙特的一面,享受这些奢华的,不是王室成员,就是贵族富豪,普通老百姓则难以企及。

“国”是这个阿拉伯中东国家的真实写照。跟闹动乱的邻国巴林和阿曼比,沙特的民生问题其实更为严重,很多沙特老百姓,尤其是大学毕业生,连稳定的工作都难以保证。在科威特和卡特尔,普通男子的长袍洁白笔挺,用料考究,并且每天都换新的,但在沙特,普通男子的白长袍都被洗得发黄、变薄。

如此民生,那么在阿拉伯民众运动此起彼伏的当下,沙特为何能稳稳当当,独善其身,且还能出兵帮助巴林平定乱局?

中国人对沙特的慷慨印象深刻。2008年汶川大地震时,沙特政府给予了高达1亿美元的捐款。但是,当时沙特不少老百姓不以为然,他们认为,自己国家的老百姓还穷着呢,为什么要援助这么多给别人?

“外国人都以为沙特遍地是黄金,人人是富翁,其实我们的日子过得并不比你们容易。”沙特一位出租车司机对本报记者说。

他说的是大实话。根据沙特官方公布的数字,2010年沙特失业率高达10%,20-29岁年龄段的失业率更是高达30%。有经济界人士认为,沙特的实际失业率恐怕还要高于政府公布的数字。

住房难也是令沙特老百姓头疼的问题。受通胀影响,当前的沙特房价节节攀升,不少沙特家庭由买房改为租房。这两年,房屋租金价格也猛涨,一般沙特人由租三居室改为两居室甚至一居室,而且位置离市中心越来越远。

民怨在一点一点积累,当中东抗议浪潮逼近家门时,沙特国内互联网上出现了号召老百姓出来的呼声。此时的沙特政府迅速打开了钱袋子,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分两次总共发放1300亿美元用来改善民生。

第一次,是抢在互联网上号召的“愤怒日”之前的2月23日,借着阿卜杜拉国王结束国外治病回国的时机,沙特政府公布了总价值360亿美元的改善民生措施,包括公务员加薪15%、对学生和失业人员提供补助和增加政府无息住房贷款等。

其中,最让沙特失业青年欢欣鼓舞的是,在一年期内,他们每月可以获得2000里亚尔(约合540美元)的政府补贴。同时,政府负责为他们安排工作。从此,他们不用再为工作的事发愁了,可以天天睡大觉,还有工资拿。

第二次,则是抢在网上号召的“革命日”前夕的3月18日,87岁的阿卜杜拉国王罕见地发表全国电视讲线亿美元涉及提高工资、改善医疗和住房的惠民政策。这个最新政策包括:给公务员两个月工资的红包、在军队和安全部门新增6万个就业岗位、国家投入2500亿里亚尔(约合670亿美元)新建50万套房、将公务员最低月工资水平提高到3000里亚尔(约合800美元)。

两次惠民政策出台的当晚,沙特全国各大城市的民众驾车上街,挥舞着国旗和国王画像庆祝,同时表达对国王和政府的支持和热爱。庆祝活动一直持续到次日凌晨。

在给予“胡萝卜”的同时,沙特政府也握紧了“大棒”。对发动的民众毫不手软,不惜动用军队和坦克装甲车等武器装备,誓将一切动乱苗头消灭在萌芽状态。

就在国内出现抗议苗头的前夕,沙特内政部发布公告称,一切形式的都被视为非法,沙特安全部队将予以严厉打击。

这绝对不是吓唬人的空话,沙特军警的厉害在中东是出了名的。就在“愤怒日”的3月11日那天,沙特政府在全国各大城市部署了一张疏而不漏的大网,不仅部署了大量全幅武装的警察和部队,还在人群中安插了大量的便衣。只要一出现动静,警察和便衣就会全力抓捕。当天,本报记者因为用手机拍照就被警察扣押,那些喊口号的人面临的结果就可想而知了。

聚居在沙特东部的什叶派民众,在自己居住的村子内,举行小规模活动,要求政府释放关押犯和公平对待什叶派的。无一例外都的驱赶,组织者还遭到逮捕。沙特一人权组织说,截至3月30日,至少有100多名参加的民众被逮捕。

此次,沙特政府给予的不论是“胡萝卜”还是“大棒”,力度都非常大,这或许是当前的阿拉伯国家局势让沙特政府产生了巨大的危机感。在组织“沙特青年联盟”提出政治改革和反腐败的要求后,沙特政府做出了实质性的行动。

阿卜杜拉国王宣布,成立一个直接受他领导的正部级反腐败委员会。同时,沙特政府还宣布,今年4月将举行市议会选举。一直以来,沙特所有政府部门首长都是任命制度,因此,这一消息的公布引起了国际舆论的广泛关注。

1932年,沙特王室就是在宗教势力的帮助下,才得以统一国家。当时,沙特开国君主阿卜杜拉·阿齐兹与瓦哈比教派达成协议:沙特王室负责国家政治军事外交等事务,而包括教育在内的社会生活归宗教当局管理。所以,教对于沙特社会生活甚至国民的行为举止,都有着根深蒂固的影响。

在这次国家面临的安全挑战中,沙特王室利用宗教当局影响力,说服民众不要上街。阿卜杜拉国王还向宗教当局增加了拨款。就在3月11日“愤怒日”前夕,沙特最高宗教委员会发布宗教法令说,违反《古兰经》和《圣训》,严禁参加这样的活动。宗教当局还将法令印刷成小册子,分发给民众。

各大寺的阿訇,在周五的礼拜前演讲时,也都奉劝民众不要参加。阿訇们说:“你们看看埃及和突尼斯,国家乱了,老百姓能有什么好处。有诉求可以通过正当渠道反映,而不能采取街头抗议的方式。”

与此同时,沙特政府还利用部落影响力,协助稳定局势。在沙特,部落文化并没有随着国家进入现代文明时代而消亡,它与宗教一起对人们的社会生活发挥着重要作用。有时沙特人往往不听政府的,但不能不听部落首领的。

王室、宗教以及部落三者是一个利益共同体,在国家管理的不同层面发挥着重要作用,有了这三重“安全阀”,再通过改善民生、政治改革、武力等诸多软硬兼施的手段,沙特政府牢牢控制住了国内形势。

当前,在沙特周边的叙利亚以及也门,社会暴力活动日渐升级,国内政治斗争趋于激烈。而沙特目前尚稳如磐石,不仅如此,沙特互联网上还掀起了声势浩大的支持国王的签名运动,至少从表面上看,“茉莉花革命”在这里尚未掀起风云。

名为“沙特青年联盟”的匿名者,在网络上发出号召,于3月11日“沙特愤怒日”和3月20日“沙特革命日”举行运动,并罗列出要求政治改革、和反腐败等诉求。有近三万人跟帖表示支持和响应。

3月11日“愤怒日”的地点,选在首都利雅得最大寺-拉志西寺的周五礼拜后。我获得消息后,当日中午前往拉志西寺。还没到,就已感受到气氛异常紧张。警察在通往寺各个路口设置了检查站,检查车厢物品和证件。但这些只针对沙特本国人。当看到东方人面孔,他们挥手示意放行。

在寺周围,数百名警察和上百辆抓人的警车,和架着机枪的坦克和装甲车,都已部署在寺周围,寺上空数架直升机低空盘旋。

寺里,阿訇正声嘶力竭地高声重复着违背教法规,和对国家和社会带来的坏处。突然,下面有一听众高呼:“他在骗人!”人群一阵骚动。但很快骚动平静下来。阿訇继续演讲。

一个小时后,礼拜结束。此时,寺另一个门口处传来口号,声调很高。所有的人,包括上百名手拿电棍、头戴钢盔的防爆警察,都朝那门口奔去,我被人群夹裹着也涌了过去,看到警察已经把那个喊口号的沙特男子团团围住。

我顺便掏出手机准备拍照,这时,一只大手在我眼前一恍,我的手机随即不见了。正当我回头找时,几个身穿大袍的沙特便衣警察把我的两只胳膊绑了起来。不由分说,把我塞进了停靠在几米之外的一辆带铁窗的警车里。

后来,又有人陆续被警察押进停在我前后的警车里。半小时后,抓人的车队在开道警车的鸣叫下,来到了寺后面一片用铁皮围起来的空地上。在那里,警察清点了被抓的人的国籍、证件、物品和人数。

半个小时后,车队驶进利雅得地区侦察局的院子。从侦察局大楼内走出了一个沙特人,手里拿着一张白纸,挨车登记被抓人的姓名和国籍。当天,气温很高,有30多摄氏度,又正值中午,坐在不通风的笼子般的警车内,感觉像是进了蒸锅蒸烤,呼吸都有些困难。

我说,我准备去寺旁边的宜家买东西,结果看到这个寺很漂亮,就过去拍了寺的照片。我说,我突然看到有很多人,就拍了照。然后,便衣警察就把我带到了这里。

我在笔录上按了手印后,被警察带到了一个有里外间的屋子。在外间,警察取了我的拇指指血,在一张表格上按下血手印。然后,10个手指头又按了墨手印。穿着警服的摄影师让我举着写有我名字和中国国籍的白纸,给我拍正面和侧面照。

结束之后,我被带进了里间。屋子里共15人,10人是因在寺拍照被抓。这里面有大学生、公司职员、工厂老板、无业者等。其中,5人是沙特人,2人为也门人,1名约旦人,再加上我和一个印尼人。还有几个是因当天在利雅得市中心举行的上喊口号被抓的。

过了一会儿,一个背着包的高中生被带了进来,他也是因为在市中心的中喊口号被抓的。我旁边的沙特人低声跟我说:“与咱们不一样,他的性质比较严重,可能会受到重罚。”

4名法国人沙特遭乱枪打死

据透露,遇袭的这些法国人是一个旅游团的团员。一位法国外交人士透露,一伙人数不详的袭击者趁这些法国人下车时用机关枪进行了扫射。

沙特内政部发言人证实说,这些法国人中有4名男子、3名女子和2名儿童,当时他们刚刚结束沙漠旅行,正在沙特西部城市麦地那以北的公路附近休息。这一旅游团总共26人,在麦地那休息一晚后分成了两路。一路人返回了利雅得,而这9名法国人则决定去麦加进行朝觐。

在他们的休息途中,突然遭到来自一辆汽车中的武装分子的开枪袭击,2名法国人当场中弹身亡,另有2人重伤,在送往医院后不久死亡。

据该发言人介绍,为了袭击这一旅游团,武装分子曾在公路附近搭帐篷守候了一夜。

沙特内政部称,经初步调查,4名遇袭身亡的法国人均为,长期居住在沙特首都利雅得。其中一人是老师,另外两人在一家驻当地的法国公司工作。

截至目前,袭击者的身份和人数尚不清楚,也无任何组织宣称对这起袭击事件负责,而沙特安全部门对事件的调查仍在进行之中。

据悉,这是3年来沙特首次发生的武装分子袭击外国人事件。2003年,沙特的极端组织曾宣誓效忠基地组织,并宣称要在沙特用自杀式袭击外国人、政府机构甚至石油工厂等,以推翻与美国关系密切的沙特现政府。这些极端组织这个月月初曾威胁,要对在沙特的外国人发起新的袭击攻势。

法国外交部26日证实有3名法国人当天在沙特阿拉伯北部发生的一起事件中丧身,并对此予以强烈谴责。法国外长杜斯特—布拉齐发表的公报“强烈谴责”此次袭击,并保证法国当局将与沙特有关方面合作,对此事件进行调查,将袭击者绳之以法。他说,法国驻沙特大使将率领部分外交官员前往事发地点进行调查,并向受到袭击的法国人提供必要帮助。徐婉泠

也门内战北非动荡!“阿拉伯之春”死灰复燃是谁导演这一切?

震撼石油资源丰富的海湾国家的“阿拉伯之春”骚乱留下了非常不同的传统,刺激到了中东海湾各国保守的君主。叙利亚和埃及等传统中东大国的瓦解或衰落,使中东海湾国家得以确立为该地区的新中心。海湾各国抓住了这一主动权,通过建设未来的大城市,并着手外交举措,包括与以色列建立联系来加速其社会的转型。

科威特大学历史学教授巴德尔·赛义夫说:“由于阿拉伯之春,传统阿拉伯权力中心的削弱,使海湾在现代历史上首次成为阿拉伯影响力的中心。”阿拉伯世界在2011年的民众起义中动摇,对几个国家的政府进行街头抗议。埃及和突尼斯的总统被推翻,但革命浪潮演变成叙利亚,利比亚和也门的血腥内战。在埃及,军队于2013年重新掌权,随后遭到残酷。埃及曾经是阿拉伯世界的文化之都,已成为虐待和严重贫困的代名词。

曾经是危险和强大的叙利亚,以及伊拉克,在2003年美国入侵之后遭到破坏,已经成为破坏性冲突,难民营和外国干预的代名词。由于抗议活动动摇了阿曼和巴林,海湾并未完全摆脱其他地方的动荡-后者在沙特阿拉伯的帮助下大多受到,但其他地方的混乱却使科威特、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卡塔尔的财富和繁荣猛增。赛义夫说:“他们需要自己处理问题,而且美国没有提供永久性的安全保障。”他说,“阿拉伯之春”是一个分水岭,他补充说,海湾国家期望在2011年之前产生更大的影响。

阿联酋政治学教授阿卜杜勒哈里克·阿卜杜拉说:“阿拉伯之春没有开始这种趋势,它加速并暴露了这一趋势。”海湾国家观察家说,海湾合作委员会担心2011年的起义可能会影响他们的王国,因此已经向约旦和摩洛哥伸出援手,以提供资金支持社会改革,以维持稳定。

沙特阿拉伯拥有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出口国最大的财政实力,而卡塔尔“通过阿拉伯之春获得了优势”,在通过卡塔尔电视台不断报道事件发挥了巨大作用。阿联酋还受益于自己作为区域避风港并吸引了对迪拜的投资,迪拜是该国的七大酋长国之一,该国在2010年受到全球经济危机的重创。

中东其他国家/地区面临动荡和贫困之际,卡塔尔将举办2022年FIFA世界杯,阿联酋将宇航员送入太空,沙特阿拉伯首次担任G20轮值主席国。

在利比亚,阿联酋支持利比亚国民军元帅哈利夫·哈夫塔尔打击利比亚政府军,而土耳其和卡塔尔支持利比亚政府军。“阿联酋向西方伙伴发出的信息是,阿联酋现在是一个区域大国,能够通过必要时发动军事打击来保证其利益。”阿联酋政治学教授阿卜杜勒哈里克·阿卜杜拉认为,自2015年以来,沙特阿拉伯就参与了海外冲突,领导了包括阿联酋在内的也门联盟,该联盟支持也门政府军打击主要竞争对手-伊朗支持的胡塞叛军。

中东战局混乱 沙特遭17架无人机袭击!油价又跳涨 影响几何?

海外网4月12日援引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最新报道,也门胡塞武装声称,使用17架无人机向沙特阿拉伯境内目标发动了攻击,其中使用了10架无人机袭击了沙特阿美石油公司在吉达和朱拜勒的炼油厂。

这则声明发布后,国际油价瞬间拉升,由58.85美元/桶直线美元/桶,短线%。

与此同时,中东最大的“定时炸弹”—伊朗核问题也突生变故。4月11日,伊朗纳坦兹突然发生故障,随后伊朗外交部发言人称,这是以色列针对伊朗领土发动的“核行为”,将对以色列采取报复行动。

4月12日,也门胡塞武装声称,使用17架无人机向沙特阿拉伯境内目标发动了攻击,其中使用了10架无人机袭击了沙特阿美石油公司在吉达和朱拜勒的炼油厂。此外,也门胡塞武装称,还对沙特使用了2枚弹道导弹。

就在前一天(4月11日),也门政府军与胡塞武装在马里卜省爆发了一场激烈的冲突。也门联合政府官员向媒体透露,这场冲突已造成128人死亡,其中包括51名政府军士兵和77名胡塞武装成员。

马里卜省是也门主要的石油产区,也是也门政府在北部控制的唯一地区和以沙特为首的多国联军指挥部所在地。

也门联合政府的一名官员表示,在沙特阿拉伯主导的多国联军空中火力支援下,政府军“成功击退了胡塞武装”。

来自胡塞武装的消息则称,沙特主导的多国联军10日对该武装在马里卜省的军事人员发动空袭,但未透露具体伤亡人数。

很显然,沙特阿拉伯直接参与到了也门政府军与胡赛武装的这一场战斗中,而这或许是胡赛武装使用10家无人机袭击沙特的导火索。

其实,沙特阿拉伯很早便介入到了也门政府军与胡赛武装的这场内部斗争之中。2014年9月,胡塞武装夺取也门首都萨那等地区,迫使总统哈迪前往沙特避难,并将南部港口城市亚丁指定为临时首都。

2015年3月,沙特阿拉伯开始介入也门内战,主导的阿拉伯联军对也门政府军提供军事支持,站在了胡塞武装的对立面。

此后,胡塞武装开始报复沙特,频繁向沙特地区发射导弹、火箭弹、无人机炸弹,试图对沙特的机场、港口和石油系统的基础设施实施打击。

武装冲突持续的7年多以来,联合国多次尝试组织冲突各方进行和谈,终止战火,但一直未能成功。

4月12日,伊朗外交部发言人哈提卜扎德在记者会上称,纳坦兹内部供电系统出现故障,是以色列针对伊朗领土悍然发动的“核行为”,极大可能会造成灾难性后果,在适当的时间将对以色列采取报复行动。

这番火药味十足的发言,是针对前一天伊朗纳坦兹发生的故障,当天,纳坦兹电力系统突然出现故障,导致生产浓缩铀被迫停止。万幸的是,这起事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和辐射污染。

事发前一天(4月10日),是伊朗举办第15个国家核技术日纪念仪式。当天,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下令,启动纳坦兹内164台IR-6型离心机,开始生产浓缩铀。鲁哈尼高调宣布,IR-6型离心机浓缩铀生产效率是第一代IR-1型离心机的10倍。

4月6日,伊核协议相关方代表开始在奥地利维也纳就美伊恢复履约问题举行会谈,9日举行新一轮会谈。伊朗方面多次说,美方应率先解除对伊方所有制裁,伊方才会停止减少履约举措,完整履行伊核协议。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纳坦兹突然发生故障,令伊朗高层震动。伊朗议会成员尼亚斯(Malek Shariati Niaser)认为,这起事件可能是人为破坏所致,因为伊朗正在试图说服西方国家取消对其制裁。

另外,许多以色列媒体也都提供了同样的分析称,纳坦兹遭到了网络攻击,并损坏了一处藏有敏感离心机的设施,但并没有提供分析的来源。

据悉,纳坦兹位于伊朗中部伊斯法罕省沙漠地区,占地10万平方米,大部分建筑在于地下8米处,是伊朗核武器铀浓缩的主要生产基地,戒备非常森严,也是接受国际原子能机构核查人员监测的多个设施之一。

在中东这一政治博弈的漩涡之地,伊朗所产生的任何意外都不会是简单的“意外”。

4月12日,也门胡赛武装的声明发布后,国际油价瞬间拉升,由58.85美元/桶直线美元/桶,短线%,随后稍有回落,截至收盘,WTI 5月原油期货收涨涨0.64%,报59.70美元/桶。

分析人士认为,如果沙特与也门胡塞武装的局势一旦恶化,国际油价可能继续上涨,因为沙特是全球最重要的原油供给国之一。

另一则引爆油价的消息是,石油出口大国沙特将满足多数亚洲客户减少5月石油供应的要求。4月12日,据消息人士称,此前,由于炼油厂检修以及油价上涨,部分客户已经要求削减供应量,而未来几个月沙特按计划将依据欧佩克和俄罗斯等产油国达成的方案,逐步停止额外的自愿减产。

另一方面,美国能源信息署(EIA)在短期能源展望报告表示,预计2021年美国原油产量将减少27万桶/日,至1104万桶/日,此前预计为减少16万桶/日。

在油价上涨的预期之下,伊拉克更是将5月销往亚洲的巴士拉轻质原油价格设定为较官方价格升水1.4美元/桶。

尽管当前全球疫情有所反复,全球经济复苏前景仍扑朔迷离,但部分地区的石油需求仍然十分强劲。未来疫苗大规模接种后,全球经济势必会大范围重启,对原油的需求也将进一步释放。国际货币基金组织4月6日发表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和2021年4月《全球金融稳定报告》上调今明两年世界经济增长预期,预计2021年全球增长率为6.0%,较上年1月上升0.5个百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