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尼斯医院只看病不卖药

去年4月至今年1月,杨国森参加中国青年志愿者海外服务计划,作为服务队成员,前往位于非洲北部的突尼斯,从事中文教学志愿服务。

杨国森回国后,亲友们明显感到他有了不小的变化不再为工作不得志而闷闷不乐,不再抱怨工资低、活儿多,不再总是埋头苦干不懂放松……杨国森说,这可能是突尼斯留给他的最大一笔财富学会享受生活。

杨国森:给你讲个数据吧,我所服务的突尼斯市(突尼斯首都编者注)体育文化中心中文班里,最初只有20多个学生。在我临走时,学生人数已达60多名。这些人都是出于个人爱好来学中文的,其中年龄最小的还在念小学,年龄最大的已经70多岁了,是一位退休飞行员。老飞行员每天安排1小时学习汉语,热情很高。

走在突尼斯市的街道上,经常有陌生人热情地用汉语对我说“你好”。上了出租车,还会有司机用汉语表示问候。有时走进路边的便利店,店主还会亲切地用汉语欢迎我。

在突尼斯人眼中,中国是个强大的国家。我的学生中,有的人因为喜欢中国、向往中国来学中文,有的人就是想看看中国人长什么样,还有的人学中文是想来中国留学甚至想嫁到中国来。

杨国森:他们的时间观念比较差,刚开始上课时,经常有人迟到半小时甚至一小时。他们觉得这很正常,不会有愧疚感。问他为什么迟到,回答总是特轻松,比如“睡过头了”。

他们把上课看作是“玩儿”,所以如果上课内容不好玩儿,就不来了。所以我想尽办法让课堂气氛活跃一些。比如教汉字的写法时,我会尽量用古汉语中的象形字来给他们解释、表述,就像在画画一样。

中国青年报:突尼斯人的官方语言是阿拉伯语,民众多用法语,你如何与当地人,尤其是你的学生交流?

我们一起的志愿者当中,有武术教练和乒乓球运动员,他们与学生的交流确实有困难,很多时候要用手势和表情来表达意思。但没有关系,一些会英语的突尼斯朋友得知我们来突尼斯,主动找到我们,不要任何报酬,纯粹就是希望和中国人交朋友。

有一次我们一个志愿者生病了,当地一个朋友的父亲带他去医院看病,所有的医药费都是那位父亲出的。

杨国森:我听那个去看病的志愿者说,突尼斯医院只负责“看病”,不管“卖药”。医生诊断病情后,开出方子,病人需要拿着方子去外面的药店买药。当地人说,突尼斯人不担心医生开高价药拿提成。突尼斯的药品价格没什么猫腻儿,只有价廉物美、信誉良好的药店才有生存空间。

中国青年报:与国内相比,突尼斯市的物价怎么样?那里的年轻人有找工作和买房的压力吗?

杨国森:跟国内相比,那里的东西比较便宜。我们大多数志愿者每月的花销只有200第纳尔(突尼斯货币编者注),不到1000元人民币。

但一个当地人告诉我,突尼斯大学生也存在就业难问题。一个28岁的突尼斯朋友告诉我,他至今没找到女友,原因是他没钱、没房。他说,靠自己目前的工资水平,供一套房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

尽管如此,那里的年轻人依然很享受现在的生活。如果不是我主动提起工作和房子,他们绝对不会去考虑这类问题。对他们来说,“明天的事明天再考虑”。

杨国森:喝咖啡。突尼斯市的大街小巷遍布各式各样的咖啡馆。我几乎每天都要跟突尼斯朋友出去喝咖啡,而且中午、下午、晚上都要喝。平时,年轻人也都是在喝咖啡的时间互相交流。

第六届“汉语桥”突尼斯赛区颁奖 鼓励汉语学习同比下滑近五成(图)

4月的突尼斯春光明媚,繁花似锦。第六届“汉语桥”世界大学生中文比赛突尼斯赛区预赛颁奖仪式4月27日中午在象征中突友谊的“青年文化体育中心”举行。中国驻突尼斯大使刘玉和、突尼斯高等语言学院院长贾扎尔出席仪式,并为分别获得一、二、三等奖的突高等语言学院的学生阿比尔(中文名为张思蕊)、瓦利德和哈利德等颁奖。

刘大使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赞扬突尼斯高等学院同学们的汉语水平已今非昔比,令人刮目相看。他说,听说今天上午的比赛非常激烈,也非常精彩。自上次和大家相聚,至今数月,在各位老师的精心帮助下,在各位同学的刻苦钻研和勤奋努力之下,大家的汉语水平有了新的提高,表演技巧达到了相当的水平,当刮目相看,在此,我对各位同学的进步特别是对获奖者表示热烈的祝贺。

刘大使说,在我们双方的共同努力下,近年来,汉语桥活动越办越好,汉语桥活动已经成为中国文化走向世界,世界了解中国文化的一个桥梁。同样,汉语桥业已成为进一步增进中突两国人民相互了解和友谊的桥梁。大家知道,中突两国都有着悠久的历史、古老的文明和灿烂的文化,中突两国人民的友谊有着坚实的基础,同样我们两国在各领域的合作也具有广阔的前景,。

刘大使对近几年来有越来越多的突尼斯青年学生喜欢学习汉语表示高兴,他勉励同学们珍惜大学的美好时光,勤奋努力,学好汉语,将来为增进中突两国人民的友谊和了解,促进两国在各个领域友好合作的发展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

身着绛紫色中国传统旗袍的第一名获得者阿比尔(张思蕊)获奖后兴奋不已,乐得像一朵花似的。同学们不断前来道贺、拥抱和亲吻。记者好不容易才见缝插针,采访了她。她用一口流利的汉语说,她是突尼斯高等语言学院东方语言系二年级的学生,刚学了一年多汉语。她在上大学前,对汉语和中国文化一无所知,至于她为啥选择了汉语专业,纯属巧合。报考时人家问她想学什么?她开玩笑似的说,“想学中文”,就这样进入了中文专业。然而,当她一接触到汉语和中国文化就喜欢上了,被她的悠久历史和灿烂的文化和文明所吸引。关于毕业后的志向,她说,想当外交官,在突尼斯驻华使馆工作或在中国驻突尼斯使馆工作,为增进突中人民友谊,促进两国合作尽一份力,架一座桥。

突尼斯高等语言学院院长贾扎尔博士对记者说,今天在突中两国共同建筑的青年文化体育中心举办这次“汉语桥”比赛颁奖活动本身就具有非常特殊的意义,表明突中传统友谊牢固并不断发展。

他说,突尼斯多年前就开始教授汉语,但近年来随着突中关系的发展和扩大,报考学习汉语的人越来越多,现在,该学院学习汉语的一至四年级在校生有180多名。汉语已成为突尼斯八大中心教学语言之一,随着中国国际地位的不断提高和突中关系快速发展的需要,他将来考虑与中国高等院校或中国大使馆合作,开办汉语硕士、博士班。

据我使馆文化参赞廖兵介绍,为增进中国人民与世界人民的了解和友谊,提高外国青年学生掌握和使用中国语言的能力,中国教育部于2007年举办以《迎奥运的中国》为主题的第六届“汉语桥”世界大学生中文比赛。比赛内容主要有三项:一、汉语语言能力;二、中国国情知识;三、中国文化技能(包括歌曲、音乐、舞蹈、书法、绘画、武术等)。预赛第一名可赴华参加复赛,二等奖和三等奖获得者将赴华参加为期4周的学习汉语的机会。

2004年,突高等语言学院学生伊美娜曾在“汉语桥”世界大学生汉语比赛中获得一等奖的好成绩。

突尼斯列车追尾1死57伤 中国志愿者助救人(图)

新华社突尼斯9月24日电 突尼斯首都以南约70公里的哈马马特地区24日发生一起两列客运列车追尾、导致前列列车最后一节车厢倾覆出轨的严重交通事故,造成1死57伤。来自中国贵州省的3名青年志愿者虽然在事故中受了轻伤,但他们表现出的沉着、冷静和勇气令人敬佩。

当天15时10分左右,从突尼斯中部重镇、也是突尼斯第二大城市斯法克斯开出的一列火车在即将进入哈马马特车站时,突然遭到后面驶来的另一列火车猛烈冲撞。前面列车的最后一节车厢倾覆出轨,后面列车的车头则“爬”上了前面列车的尾端。

来自中国贵州省的3名青年志愿者恰巧坐在前面列车的最后一节车厢中部,分别是武术教练杨赋霖、乒乓球教练张文浩和郑涛。

杨赋霖说:“当时下着瓢泼大雨,视线一片模糊,列车正在驶进车站。突然,我们感到列车受到猛烈撞击,我们所在的最后一节车厢倾斜出轨。车厢里顿时一片混乱,乘客哭喊声响成一片。”

由于年轻灵活,或许还因为功夫在身,杨赋霖和张文浩在车厢倾覆的瞬间机警地顺势倒地,同时伸手拉住了年纪较大的郑涛。

杨赋霖说:“乘客们惊魂未定,你拥我挤,都想尽快逃出车厢,但扭曲的车门已经无法打开。”杨赋霖和张文浩表现得异常冷静,他们安顿好受伤的郑涛后,立即想到帮助其他乘客。张文浩挤到前门,帮助乘务员打碎玻璃,并和乘务员一起把乘客托送出去。

看到有了可以逃出的通道,车厢里突然变得更加混乱,随时都可能发生故。情急之下,杨赋霖这个平时不爱讲话的中国小伙挺身而出,用英语大声喊道:“Dont worry! Ladies and children first, one by one!(别急!女士和孩子先出去,挨个来!)”

“没想到,车厢里居然安静下来。正好救援的警察也赶到了,乘客们顺序从车门小窗爬了出去。”杨赋霖谈起整个过程时脸上洋溢着欣慰之情,并且对自己的英语水平颇有几分得意,“这些单词平时根本记不住,也不知怎么就冒了出来。”

突尼斯高等语言学院汉语教授洛特菲:与汉语结缘

提起学习汉语,洛特菲以中国人惯用的缘分来形容。上世纪60年代中期,10岁的洛特菲平生第一次在咖啡杯的底部看到了陌生的“方块字”。出于好奇,他从老师那听说是来自遥远的东方文字,后来他还了解到万里长城、和农业革命等,从此“方块字”和东方文化就成了洛特菲心中难以割舍的惦念。

1976年高中毕业,以数学为主科、且成绩优异的洛特菲,却“鬼使神差”般的申请了到中国学习汉语的奖学金。当他与同学打点行装来到北京语言学院报道时,还是目不识丁的中文文盲。然而,4年的大学生活,凭借对汉语的热爱、对中国文化的痴迷,以及刻苦的学习和语言天赋,洛特菲以最优成绩毕业,并获得了赴法国继续深造的机会。洛特菲回忆,还是缘分的使然,他此时已经确立了四个毕生奋斗的目标:一是在突尼斯的大学里建立汉语本科教学专业;二是在突尼斯高中开设汉语基础课;三是在突尼斯本土培养出汉语博士;四是在突尼斯成立“中国研究中心”,为人师表、推广汉语教学和传播中华文化已成为其毕生挥之不去的最大梦想。

经名师推荐,巴黎第7大学破格接受洛特菲攻读语言学博士学位。又是4年“寒窗”,洛特菲在著名的“表述语言学”泰斗、法国古里奥立教授的指导下,以《法汉动词比较研究》的论文通过了答辩,1984年突尼斯第一位汉语博士诞生。此后,洛特菲被一家法国信息技术公司聘用,参与开发汉字输入技术,尽管优厚的待遇和安逸的生活令人羡慕,但年轻的博士仍心系汉语教育。

1988年洛特菲怀揣梦想与满腹学识,毅然决然的回到了阔别12年的突尼斯,到突尼斯高等语言学院开始任教生涯,其首要目标就是积极争取将汉语选修课改为本科专业。1992年,洛特菲担任语言系主任后,推动的力度进一步加大。到1998年,10个春秋的不懈努力喜获结果,高教部批准第一届20余名汉语本科生入学。随后,洛特菲与4名中国派来的教师共同担负起4个年级的全部教学任务。

2002年,首批汉语本科生即将学成,洛特菲已经考虑到他们的就业和汉语教育的长远规划,在高中建立汉语基础教育的第二个目标水到渠成。,一方面,可为汉语毕业生安排理想的工作,让他们学有所用、有所作为;另一方面,又可在高中建立起汉语基础教育,提高汉语教学的总体水平。为此,洛特菲在教学工作之余,积极奔走呼吁、组织编纂小组、承担起高中课本的编写任务。依靠扎实的语言学功底和教育学经验,相继出版了《龙一》、《龙二》两本既科学、又实用的汉语教材。而洛特菲又投入到义务培训中学汉语教师的工作当中,成了教师们的“教书先生”。繁重的教学任务、长期的加班工作、高度紧张的精神状态,使洛特菲积劳成疾。颈椎手术与强迫障碍症的折磨,既耗费了洛特菲大量的金钱,又不断困扰着他的精力与体力,亲朋好友还埋怨他走上了一条辛苦与清贫经名师推荐,巴黎第7大学破格接受洛特菲攻读语言学博士学位。又是4年“寒窗”,洛特菲在著名的“表述语言学”泰斗、法国古里奥立教授的指导下,以《法汉动词比较研究》的论文通过了答辩,1984年突尼斯第一位汉语博士诞生。此后,洛特菲被一家法国信息技术公司聘用,参与开发汉字输入技术,尽管优厚的待遇和安逸的生活令人羡慕,但年轻的博士仍心系汉语教育。

洛特菲在突尼斯教育界成就了多项首创,第一位获得汉语语言学博士头衔的突尼斯人;第一名任教于大学的突尼斯籍汉语教师、教授;第一个推动突尼斯高教部在高等语言学院建立汉语本科教育的系主任;第一位主编高中汉语教材,让汉语走进突尼斯基础教学领域的开拓者。如今,年逾花甲、以退休身居“二线”的洛特菲,依然不愿离开三尺讲台,不能放弃汉语教学和他的学生们,而且他还要为在突尼斯成立“中国研究中心”这个最后的奋斗目标而不懈的奋斗。(记者 孙健)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