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北非麦地那老城比摩洛哥安全多了却有4个人保障游客安全

2018年2月22日,是我们这个春节在突尼斯的最后一天,起个早,从哈马马特启程回到我们来时的城市,突尼斯政治、经济、文化和交通的中心,首都突尼斯市。

天色蒙蒙亮,天边露出金色,大面积被蓝色的烟云覆盖,经过一座绿黑色的山脉时,景色最为惊艳。到达突尼斯市的大广场时,地上的雨迹还未消失,倒映着这座欧非交融的魅力之都。

突尼斯首都是本国最大的港口,镇守着地中海突尼斯湾西岸一个湖的顶端,在湾、湖之间,隔着一条天然沙堤,中部开有缺口相通。在往返突尼斯市的路上,这条能看到湾湖和沙堤的路都是必经之路。

我们来此的目的是探访突尼斯的麦地那老城。麦地那有两个意思,一为位于沙特阿拉伯的山区高原城市,与麦加、耶路撒冷一起被称为教三大圣地,教的第二圣城。另一个意思就用得更为广泛了,麦地那在阿拉伯语中有“老城”的意思,专指那些由阿拉伯人聚居的传统城区,所以在北非的很多城市都有“麦地那”。

据传,老城曾经的地方也在湖水之中,是因为一位男爵夫人想扩大自己的领地,雇人填湖造陆才有了我们如今脚下的土地。从广场的一个入口进入错综复杂的老城,我们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团队保障,导游在最前,领队断后,当地这些天一直随团的工作人员在中间,从始至终周围还总出现一个熟脸老跟着我们,导游说那是便衣旅游警,专门保护游人安全的。因为这座老城四通八达,好似迷宫,稍不留神就会走丢。走过之后再回首,这座麦地那虽然的确错综复杂,但和摩洛哥非斯比起来就是小巫见大巫了。而且突尼斯的安全比摩洛哥强太多!根本不是一个量级的,而摩洛哥也没见有什么警保护。

突尼斯的麦地那是传统城市建筑的标志,至今还保留着公元7世纪阿拉伯人征服北非以来,各个历史时期的城市传统布局和建筑风格,其中最耀眼的标志性建筑,麦地那中心的宰图纳(Zitouna Mosque)大清线人祈祷,是突尼斯第二老的寺。Zitouna是橄榄树的意思,所以当地人又叫它橄榄树寺。而关于建造年份则有三种说法,公元682年、686年和704年,864年重建。但大多数人认为应该是686-693之间建造,比凯鲁万的奥克巴清线几年。

这座由充满阿拉伯风情的旧城和欧化新城合璧的都城,房屋以乳白色为主,掩映在枣椰树、棕榈树和橄榄树的绿荫中,宛如漂浮在地中海中的白莲。传说希腊神尤利西斯带着船员在海中漂浮,自从看到这朵莲花后就决定在此扎根繁衍了。

老城的功能齐全,人们居住、工作、生活在这里,时而狭窄时而宽阔的老城街巷两旁,一家挨一家的手工作坊、商店,在很多年前的数据就有2800个手工作坊和3050多家店铺,1050个商业服务点,包括木器、金属、首饰、皮革、纺织、食品等行业。12至16世纪,突尼斯处在阿尔摩哈维斯和哈斯底斯王朝的统治下,是当时世界中最强大、最富庶的城市之一。如今保存完好的宫殿、寺、学校和喷泉等700多处标志性建筑依旧向世人展示着它昔日的辉煌。因此,这座活化石般的麦地那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距离欧洲仅几个小时,景色就如此与众不同,人们还穿着传统的阿拉伯服饰,男人穿着长袍戴着国帽,女士用一块摊在那儿就不知道干嘛的大布包裹着身体和头发,中年妇女多体态肥硕,眉眼深邃,提着手袋从身边扭扭经过。我正在拍一位大爷入镜的场面,这位大爷不知道是因为就是这种体态,还是因为我拍照才如此正襟危坐。

清晨的街道还没有什么游人,并不拥挤。突尼斯近两年才对中国开放旅游,我们可能是这天早晨唯一的游客。一只好看的黑白色小猫不怕人,眼盯着一位男士从身边缓步走过,它,应该是这里的土著,镇守家园的神兽。

阿拉伯的市场是一道浓重的风景,彩色花纹的瓷砖装饰品和生活所用瓷器,北非代表性的大小塔吉锅,堆满了店面。不时有一家灯色暖暖,音乐悠扬,深邃台阶的咖啡馆,走进一位不知是客人还是店员,都那么不紧不慢。

著名的咖啡馆有两家,一是当地的网红茶馆Café Mnouchi,喝的方式亦如蓝白小镇的草席咖啡一样,可以脱了鞋在炕上喝甜蜜的薄荷松子、薄荷杏仁茶,抽水烟,吞云吐雾。另一家名为屋顶咖啡馆Panorama Medina,初极狭才通人,长驱直入豁然开朗,在顶层露台可以俯瞰整个麦地那老城和寺的盛景。

在各色皮革、手工艺品、大小地毯、传统服饰、辣椒、香料的旧城集市中,吸引着世界各地人们目光的总是挂满墙壁房顶满屋满谷的阿拉伯灯饰,彩色的灯罩透出彩色的光,镂空的花纹,棱锥的造型,倒悬的寺冰激凌火炬奶油顶,如若不是怕cei了,我定背回N个,挂于当空。

兜兜转转走出了老城,有轨电车、高档现代化的大酒店、商场赫然出现,仿佛换了一个世界,这里便是老城与新城的交界处,以名为海门的老城门相隔,门前一条笔直的林荫大道通向远方的共和国广场,中央耸立着1957年成为突尼斯第一任总统的布尔吉巴骑马铜像,这条大道即以总统的名字命名为布尔吉巴大街。

这道门酷似巴黎的凯旋门,这条街也被称为非洲的香榭丽舍大街。的确,这些都是法国人的杰作。1881年起,突尼斯就沦为了法国保护国,直至1955年,突尼斯人民在新党的领导下迫使法国签约,承认突尼斯独立。

现今的突尼斯受法国的影响依旧,法式新城区的林荫大道是首都最繁华的商业街,街边豪华酒店、商场、电影院、咖啡馆、餐厅林立,据说商场的高档时装和化妆品,都是从临近的德法意等国进口的,这就造成了一个矛盾,主要客源国和商品来源国一致,游客也就不会去购买这些东西咯。

突尼斯的教育也和法国接轨,完全跟法国一样,暑假长达三个多月四个月,寒假仅有两周时间,平时上五周休一周。现在的突尼斯公立学校从小学到大学全免费。这要感谢第一任总统布尔吉巴的远见,教育改变国家,他要让所有人都上学。

房顶插着好多国旗的这栋楼有三百年历史了,最初是意大利公爵的家,后来被当做意大利使馆,现在“飞入寻常百姓家”,成为了游客皆可踏足的皇家维多利亚酒店(Hotel Royal Victoria),不过评价不高。

这些天令我们诧异的是,如此美的国家,街道卫生情况堪忧,垃圾就在街边无人清扫。询问才知道,头年,也就是2017年10月8日,突尼斯仅56岁的原卫生部长斯利姆沙克尔(Slim Chaker)在纳布勒参与马拉松后心脏病发作离世。新部长要在次年3月才选举,这时是2月,国家还没有人管卫生,所以市容市貌不太干净。

海滩恐袭突尼斯的安全疏漏?

新华网北京7月1日电 据新华社“新际”客户端报道,突尼斯安全部门消息人士6月30日说,制造“皇家马尔哈巴”酒店的枪手可能曾在利比亚受训并与那里的极端武装人员有联络。

突尼斯总统贝吉·卡伊德·埃塞卜西在当天播出的一段采访中坦言,突尼斯安全部队没有想到海滩会成为目标。

23岁的枪手赛义夫丁·雷兹吉是一名大学生。6月26日,他携带卡拉什尼科夫冲锋枪进入著名旅游城市苏塞的“皇家马尔哈巴”酒店,制造38人身亡的血腥袭击。

突尼斯安全部队一名消息人士6月30日告诉路透社记者,调查人员正在对雷兹吉曾前往利比亚一处极端组织营地接受训练的消息进行核实。此外,警方已经逮捕了涉嫌为袭击提供协助的3名嫌疑人。

“调查显示,赛义夫丁·雷兹吉与利比亚的有联络,”这名消息人士说,“可能曾在利比亚一处营地受训。”

突尼斯总理哈比卜·埃西德先前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专访时说,雷兹吉没有使用护照出国的记录,但这并不能排除他曾前往利比亚的可能。两国间有许多“非正常”越界渠道。

利比亚是不少外国人员投奔“国”的重要据点,现今政局不稳,“国”势力趁势壮大。今年3月制造突尼斯巴尔杜博物馆恐袭案的两名枪手就曾于去年年底越境进入利比亚受训。

针对这起酒店恐袭事件,突尼斯总统埃塞卜西直言,血案的发生让突尼斯安全部队措手不及。

法国广播电台6月30日播出一段对埃塞卜西的采访。他说,突尼斯安全部队近期加强了一些地区的安保措施,但未曾想到海滩会成为恐袭目标。

“这起事件让我们震惊,事实的确是这样,”埃塞卜西说,“(安全部队)为斋月做了准备,但他们从没想过需要在海滩部署(安保措施)。”

这起恐袭事件令突尼斯旅游业大受冲击。一些突尼斯官员预计,这起血腥袭击恐怕将带给旅游业迄今为止最沉重的打击,可能导致今年旅游业年收入比预期减少四分之一。

“考虑到其对国内生产总值的影响,(这起袭击)会让旅游业收入损失至少10亿突尼斯第纳尔(约合5.15亿美元),”突尼斯旅游部长塞尔马·埃卢米·雷基克6月29日晚告诉媒体记者,“我认为这只是最保守的情况,但这还只是一个(初步)估计。”

旅游业是突尼斯支柱产业,其产值约占突尼斯国内生产总值的7%,拉动40万人就业。然而,今年以来,外国游客频频成为恐袭目标,旅游业大受影响。

雷基克说,一旦旅游业“崩塌”,整个突尼斯经济将变得支离破碎。为此,突尼斯政府正在考虑通过减免酒店经营者债务、为企业提供额外贷款等手段,帮助旅游业渡过难关。(记者闫洁,编辑李宏,新际客户端报道)

突尼斯安全人员遭

新华社突尼斯9月6日电(记者黄灵)突尼斯内政部6日发表声明说,突尼斯国民警卫队当天上午在突尼斯南部苏塞省遭到。

声明说,6日,3名驾驶一辆汽车在距首都140公里的苏塞省冲撞突国民警卫队的巡逻队,造成一名安全人员死亡,另有一人受伤。突安全机构随后包围了并与其发生交火,三名在交火中。

苏塞是突尼斯旅游度假胜地,2015年6月当地一家酒店遭到导致38人死亡。(完)

突尼斯是一个怎样的国家?去突尼斯旅游安全吗?

突尼斯是一个怎样的国家? 许多人都不知道,这个国家显得很神秘。下面随同我们的镜头,一同走进突尼斯。

突尼斯位于非洲北部,左边是三毛和荷西无穷钟情的撒哈拉沙漠,右边则是风情万种的地中海,突尼斯拥有长达1300公里的海岸线。

对,突尼斯确实是非洲国家,突尼斯也是世界上少数几个集中了海滩、沙漠、山林和古文明的国家之一。

突尼斯全国人口约有1150万左右,90%以上是阿拉伯人,其余为柏柏尔人。柏柏尔人是混血人种,男的长得帅,女的长得美。而且柏柏尔人妇女社会地位较高,出门不戴面纱,行动较为自由。

柏柏尔人主要分布在摩洛哥,阿尔及利亚,以及突尼斯等国,突尼斯柏柏尔人集中在南部地区,由于气候和地理环境的恶劣,柏柏尔人不得不选择穴居,柏柏尔人的民居有点像我国陕北的窑洞,但比陕北窑洞要简陋一些。

突尼斯的首都与国家同名,也叫突尼斯;这座都城,建筑物大多为乳白色。新城中心的布尔吉巴大街被誉为突尼斯的“香榭丽舍大道”。两旁建筑可谓“东西合璧”,银行、商店坐落其中,这条街值得逛一逛。

突尼斯现有7处世界文化遗产,其中古罗马建筑遗址占了半数以上,迦太基古城遗址便是其中之一。

突尼斯虽然是某教国家,但颇受西方文化影响,沿海城市的女性算是很开放,文化教育程度也很高。但还是要忌讳谈“猪”字,不要与当地人过多谈论政治宗教等话题,不可在政府或警察部门门口照相。更不可在参观寺或博物馆时,穿露背装、短裤和高跟鞋等。

总体来说,突尼斯民众很好客,也很有礼貌,只要尊重当地风俗习惯,不去偏远地区,去突尼斯旅游还是比较安全的。

突尼斯遭 大量外国游客纷纷逃离

突尼斯著名旅游城市苏塞遭后,大量外国游客27日纷纷“逃离”突尼斯,令突尼斯旅游业再受冲击。

记者在苏塞以北的哈马马特机场看到,不少外国游客正排队等待离开这个北非国家。而即便是那些没有待在苏塞的游客,也因不安而打算缩短假期。

德国游客卡特琳·施奈德原本在距苏塞大约四五十公里的一处海滩度假,现正准备离开。“我们一听说这一消息就准备离开,因为发生这种事会让你觉得不再安全,”她说,“他们(袭击者)也可能会来我们所在的海滩我们酒店的许多客人今天都离开了。”

苏塞26日发生的这起袭击已造成37人死亡、36人受伤,其中死者多数是英国人,也包括一些德国人、比利时人。法新社报道,多家外国旅行社正忙着帮助数以千计的游客离开突尼斯。26日晚间,13架搭载外国游客的航班从哈马马特机场起飞。英国“汤姆森”和“首选”两家旅游公司说,27日将用10架航班运送大约2500名客户回国。

英国另一家旅行社“托马斯·库克”宣布,将为所有客户更改7月24日之前前往突尼斯的旅游预订。

英国旅行社协会说,正与英国外交部磋商一个更长期限。旅游业被视作突尼斯的支柱产业之一,其收益约占突尼斯国内生产总值的将近15%。

针对26日这起突尼斯近年来最严重的袭击,突尼斯总理哈比卜·埃西德27日宣布,政府将采取“额外安全举措”,尤其是在一些旅游胜地和考古遗址。

他说,许多新安全举措将于7月1日起生效,包括在所有海岸和酒店内部署全副武装的旅游安全人员,动用预备役部队加强“一些可能成为目标的敏感场所和地点”的安全。

埃西德提及,突尼斯政府决定关闭80座涉嫌煽动极端主义的寺,“所有这些寺将在一周内关闭”。同时,针对一些据信是武装人员据点的突尼斯山区,埃西德说,将被宣布为军事禁区,以便于搜捕可疑极端人员。

另外,他说,政府还将解散一些涉嫌鼓吹极端主义的“非法政党和团体”。“反恐是国家责任,”埃西德在记者会上说,“我们正在打响一场反恐战。”

2018年赴突尼斯中国游客同比增长近四成

新华社突尼斯1月8日电(马迪黄灵)突尼斯旅游部日前发布的报告显示,2018年突尼斯共接待外国游客约830万人次,比2017年增长17.7%,其中中国游客数量增长37%。

报告显示,2018年约有2.79万人次中国游客入境突尼斯。据突尼斯旅游部统计,2017年2月突尼斯政府对中国游客实施免签政策后,当年中国游客一举成为突尼斯增长最快的旅游客源市场。

突尼斯周边的马格里布国家依然是突最大客源地,来自阿尔及利亚、利比亚等国的游客约为430万人次,同比增长11%。来自法国、德国、俄罗斯等欧洲国家的游客超过240万人次,同比增长42%。

突尼斯位于非洲北部,毗邻地中海,素有“欧洲后花园”美誉。2015年突尼斯遭遇3起大规模,导致70多人死亡,其中大多数为外国游客和安保人员,旅游业受到严重影响。随着突尼斯政府着力反恐,安全状况逐渐好转,突尼斯旅游业持续复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