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连线 国际妇女节看中东“她力量”

3月8日,世界迎来了一年一度的国际妇女节。今年,联合国妇女署发布的妇女节主题是:性别平等共创可持续未来

在北非国家突尼斯,今年的妇女节格外有意义。几个月前,突尼斯迎来了本国第一位女性总理——娜杰拉·布登·拉马丹。

2021年10月11日,突尼斯总理娜杰拉·布登·拉马丹在首都突尼斯市发表讲话。新华社发(突尼斯供图)

娜杰拉生于1958年,她此前是一名地质学家,拥有巴黎矿业学院地震工程专业博士学位,曾任突尼斯埃尔马纳尔大学国家工程学院的高等教育教授。

“作为突尼斯女性,我们为娜杰拉的当选感到自豪。”一名突尼斯妇女在街头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

不仅突尼斯,近年来,在中东国家的政府部门、司法机构担任要职的女性越来越多:2021年,以色列政府任命9名女性内阁部长,创历史记录;2020年,科威特首次任命8名女法官;2021年,98名女性宣誓成为埃及国家委员会的首批女法官……

车窗外的风景不断变化倒退,车内的艾依莎·哈姆利熟练地打着方向盘,她已经习惯了每日驾车通勤。仅在四五年前,女性驾车在沙特还有诸多禁忌。

哈姆利今年26岁,在沙特航空公司公关外联部工作,是一名风风火火的职业女性。她毕业于沙特费萨尔国王大学,主修计算机科学与信息系统专业。

艾依莎·哈姆利在沙特西部城市吉达的海滨大道欣赏日落。(新华社记者王海洲摄)

科威特第一名女汽修工阿迈勒·拉比亚从事这个职业已经25年了,亲身感受到了社会观念的不断开放。

“我的汽修店开业之初,只有我一个人干活。没有人相信这家店是我开的。”拉比亚回忆道。

变化也越来越多:在巴林,法律规定实行同工同酬;科威特禁止就业性别歧视,并通过了关于职场性骚扰的法律;在阿联酋,成年女性识字率已经从1975年的31%上升至2015年的95.8%……

2020年迪拜世博会于2021年10月1日开幕,为展示和肯定阿联酋在赋予妇女权力方面做出的承诺和成绩,迪拜世博会设置了女性馆,该馆的主题是“当女性繁荣,人类繁荣”。

“每当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去踢足球,这能让我忘记困扰我的事,比如家乡糟糕的局势。”叙利亚女孩费里娅勒·艾哈迈德说。

在叙利亚东北部的边境城镇科巴尼,有一支在战乱环境中成立的女子足球队,艾哈迈德是这支球队的主力。

艾哈迈德从小就喜欢跟哥哥弟弟们往绿茵场跑,享受踢足球带来的奔放和畅快,成为足球运动员的梦想在她心中逐渐清晰。

然而,战火突如其来。2014年极端组织“国”袭击了艾哈迈德的家乡,年仅15岁的她随亲人逃往邻国土耳其避难。艾哈迈德回忆道,在异乡漂泊的日子里,有很长一段时间她无处踢球,内心常常被苦闷和思乡之情填满。

不过,艾哈迈德还是想尽办法,和小伙伴们重返绿茵场。她认为“足球不只是男孩的运动”。

2020年12月3日,在叙利亚哈塞克,费里娅勒·艾哈迈德在热身。新华社发

“我们在一起训练,成立了科巴尼第一支女子足球队。我把许多女性朋友带进了团队,我们的球队也在这座城市中声名远播。”艾哈迈德说。

球队教练达利勒·加法尔对记者说,希望女孩们在球队里学会克服压力。“虽然我们的国家弥漫着悲观的气氛,但她们还年轻,值得拥有一个正常、快乐的未来。”

运动,不仅帮助生活在危机动荡中的她们排解压力,近些年来,越来越多的中东女性在体育竞技领域发掘潜力,树立自信,在国际赛事中为祖国赢得荣誉。

去年在东京奥运会上,叙利亚游泳选手尤丝拉·马尔迪尼作为难民奥运代表队一员,向世界证明“难民不会轻易放弃,即使经历了艰难的旅程也会继续坚持梦想”;今年,40岁的伊朗残疾人单板滑雪选手塞迪盖·鲁兹贝在中国迎来了自己的第二届冬残奥会,用行动告诉人们拥有梦想永远不会太晚……

记者:许苏培、王卓伦、吕迎旭、黄灵、王海洲、胡冠、郑一晗、闫婧、王薇、聂云鹏

法媒:突尼斯海域再现偷渡惨剧 13名移民遇难

据法新社突尼斯4月9日报道,8日至9日,包括6名妇女和6名儿童在内的13具移民尸体在突尼斯海岸被发现,此前两艘非法前往欧洲的临时船只沉没。斯法克斯法院发言人穆拉德图尔基指出,8日,包括4名女性和4名儿童在内的9具尸体被海水冲到斯法克斯海岸,他们乘坐的非法前往欧洲的船只从突尼斯海岸起航后沉没。另外两名移民失踪,还有18人获救。

报道称,9日,另外4具尸体(两名女性和两名儿童)在斯法克斯海岸被打捞起,他们乘坐的同样前往欧洲海岸的船只沉没,船上有30多名移民。图尔基补充说,至少19名移民获救,另外10人失踪。所有这些移民都来自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

突尼斯“中国文学读者俱乐部”正式揭幕

人民网开罗6月21日电 (记者黄培昭)突尼斯“中国文学读者俱乐部”日前在突尼斯东方知识书店正式揭幕,随后成功举办了俱乐部的首场活动:《因为爸爸》——少年成长小说沙龙。参加俱乐部活动的嘉宾有中国儿童文学作家韩青辰,《因为爸爸》阿语译者、突尼斯迦太基大学高等语言学院东方语言系主任哈利德,突尼斯迦太基大学孔子学院院长丁杨,突尼斯作家、诗人Fathi Nasri教授,迦太基大学孔子学院中国教师茹昕和车佳宁等,还有对中国语言、文化感兴趣的各界人士以及当地作家、记者、教师、大学生等40多人参加此次活动。

活动由突尼斯东方知识出版公司国际合作部主任芙蓉女士主持。暖场视频播放后,她首先欢迎各位嘉宾的到来,介绍了成立突尼斯“中国文学读者俱乐部”的缘起和初衷,并感谢活动主办方中国作家协会和长期合作伙伴中国图书进出口(集团)有限公司以及《因为爸爸》中文版出版方江苏凤凰少年儿童出版社的支持。

韩青辰作为主讲嘉宾在线发言,她分享了自己的儿童文学创作经历和《因为爸爸》的创作背景。该书是一本以儿童视角书写时代英雄的少年成长小说,在谈到小说主人公金果和他的警察爸爸原型时,她坦言在这个飞速发展的时代,以果果为代表的英烈遗孤以及他们的英雄爸爸,都为这个世界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我们不该忘记,希望将英雄的故事和精神带到突尼斯,也祝福突尼斯的青年阳光成长、天天开心。

《因为爸爸》阿语译者哈利德教授作为突尼斯主讲嘉宾在书店现场发言,谈到阅读翻译该作品的感受,他说,全世界父亲对孩子的爱都是伟大的,无数个英雄的父亲都“拼命”把黑暗挡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他认为这部中国现实主义文学作品的代表不仅描绘了中国社会现实,选题和故事也具有全球化共情传播力,可以让不同地区的读者共情、共鸣。

随后,突尼斯迦太基大学孔子学院院长丁杨教授在书店现场发言,他首先向突尼斯“中国文学读者俱乐部”的成立表示衷心祝贺,表示俱乐部对向突尼斯读者介绍中国文学,加深中突人民的彼此理解和情谊,具有重要意义。他鼓励突尼斯东方知识出版公司将更多中国文学作品译介到突尼斯,让突尼斯读者了解中国文学,增进中突民心相通。

互动提问环节精彩纷呈,现场和线上读者积极发言,纷纷点赞本次沙龙,从《因为爸爸》的阅读体验到突尼斯当地读者对中国文学译介的广泛需求,期待能够阅读更多中国优秀文学作品。活动得到了突尼斯ALSABAAH报纸、突尼斯文化广播台、CGTN阿语频道、人民网等重要媒体的报道。

突尼斯“中国文学读者俱乐部”依托突尼斯东方知识出版公司,通过翻译出版中国优秀的文学作品,扩大中国图书在当地的读者群,进而鼓励突尼斯读者通过文学作品阅读、了解并读懂中国,致力于推动中突文化交流互鉴,从而密切两国文化交往,增进两国人民友谊。

全球连线|国际妇女节看中东“她力量”

新华社开罗3月8日电 3月8日,世界迎来了一年一度的国际妇女节。今年,联合国妇女署发布的妇女节主题是:性别平等共创可持续未来。

在北非国家突尼斯,今年的妇女节格外有意义。几个月前,突尼斯迎来了本国第一位女性总理——娜杰拉·布登·拉马丹。

2021年10月11日,突尼斯总理娜杰拉·布登·拉马丹在首都突尼斯市发表讲话。新华社发(突尼斯供图)

娜杰拉生于1958年,她此前是一名地质学家,拥有巴黎矿业学院地震工程专业博士学位,曾任突尼斯埃尔马纳尔大学国家工程学院的高等教育教授。

“作为突尼斯女性,我们为娜杰拉的当选感到自豪。”一名突尼斯妇女在街头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

不仅突尼斯,近年来,在中东国家的政府部门、司法机构担任要职的女性越来越多:2021年,以色列政府任命9名女性内阁部长,创历史记录;2020年,科威特首次任命8名女法官;2021年,98名女性宣誓成为埃及国家委员会的首批女法官……

车窗外的风景不断变化倒退,车内的艾依莎·哈姆利熟练地打着方向盘,她已经习惯了每日驾车通勤。仅在四五年前,女性驾车在沙特还有诸多禁忌。

哈姆利今年26岁,在沙特航空公司公关外联部工作,是一名风风火火的职业女性。她毕业于沙特费萨尔国王大学,主修计算机科学与信息系统专业。

艾依莎·哈姆利在沙特西部城市吉达的海滨大道欣赏日落。(新华社记者王海洲摄)

科威特第一名女汽修工阿迈勒·拉比亚从事这个职业已经25年了,亲身感受到了社会观念的不断开放。

“我的汽修店开业之初,只有我一个人干活。没有人相信这家店是我开的。”拉比亚回忆道。

变化也越来越多:在巴林,法律规定实行同工同酬;科威特禁止就业性别歧视,并通过了关于职场性骚扰的法律;在阿联酋,成年女性识字率已经从1975年的31%上升至2015年的95.8%……

2020年迪拜世博会于2021年10月1日开幕,为展示和肯定阿联酋在赋予妇女权力方面做出的承诺和成绩,迪拜世博会设置了女性馆,该馆的主题是“当女性繁荣,人类繁荣”。

“每当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去踢足球,这能让我忘记困扰我的事,比如家乡糟糕的局势。”叙利亚女孩费里娅勒·艾哈迈德说。

在叙利亚东北部的边境城镇科巴尼,有一支在战乱环境中成立的女子足球队,艾哈迈德是这支球队的主力。

艾哈迈德从小就喜欢跟哥哥弟弟们往绿茵场跑,享受踢足球带来的奔放和畅快,成为足球运动员的梦想在她心中逐渐清晰。

然而,战火突如其来。2014年极端组织“国”袭击了艾哈迈德的家乡,年仅15岁的她随亲人逃往邻国土耳其避难。艾哈迈德回忆道,在异乡漂泊的日子里,有很长一段时间她无处踢球,内心常常被苦闷和思乡之情填满。

不过,艾哈迈德还是想尽办法,和小伙伴们重返绿茵场。她认为“足球不只是男孩的运动”。

2020年12月3日,在叙利亚哈塞克,费里娅勒·艾哈迈德在热身。新华社发

“我们在一起训练,成立了科巴尼第一支女子足球队。我把许多女性朋友带进了团队,我们的球队也在这座城市中声名远播。”艾哈迈德说。

球队教练达利勒·加法尔对记者说,希望女孩们在球队里学会克服压力。“虽然我们的国家弥漫着悲观的气氛,但她们还年轻,值得拥有一个正常、快乐的未来。”

运动,不仅帮助生活在危机动荡中的她们排解压力,近些年来,越来越多的中东女性在体育竞技领域发掘潜力,树立自信,在国际赛事中为祖国赢得荣誉。

去年在东京奥运会上,叙利亚游泳选手尤丝拉·马尔迪尼作为难民奥运代表队一员,向世界证明“难民不会轻易放弃,即使经历了艰难的旅程也会继续坚持梦想”;今年,40岁的伊朗残疾人单板滑雪选手塞迪盖·鲁兹贝在中国迎来了自己的第二届冬残奥会,用行动告诉人们拥有梦想永远不会太晚……

记者:许苏培、王卓伦、吕迎旭、黄灵、王海洲、胡冠、郑一晗、闫婧、王薇、聂云鹏

我河南人非洲四国打工13年失业后旅行意外娶了突尼斯媳妇

91年高中毕业后,因为没有考上大学,便外出打工,先是去的大西北地区,当了五年的铁路建设工人。24岁结婚后,为了过好日子,在家务农了几年,可妻子是一个非常糊涂的人,经常和我吵架,最后我又出去打工,但妻子的出轨,让我无法接受,29岁那年经历了离婚,两年后,我便随着工程队到了非洲打工。

在非洲打工13年时间,先后在安哥拉、埃塞俄比亚、刚果、肯尼亚工作,那个时候出国打工对于农民工来说是一件非常棒的事情,首先工资高,而且可以领略国外的美景,可呆的时间长了,也会腻。

2016年随着肯尼亚单方面叫停位于肯尼亚首府内罗毕的乔莫·肯雅塔机场,我也就失业了。但此时的我并不想回国,好在十几年的打工生涯,学会了英语、西班牙语、还有法语,让我有了在国外继续呆下去的资本,后来还娶了一位漂亮的突尼斯媳妇。

1973年,随着我的出生,我们家的人口也来到6口人,在我之前就有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我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作为家里的老幺,当然会受到全家人的宠爱,所以小时候基本上没吃过什么苦,比起哥哥姐姐,我是幸福的。

但这并不代表就不用干农活,到了十一二岁的时候,依旧要学会干活,毕竟是农民的儿子,长大后大概率会和土地打交道,但我对种地一点兴趣都没有,为了躲避干活,就下定决心要好好学习。

父亲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看到我对学习如此认真,于心不忍,让我专心学习,家里的活父亲和两个哥哥干就行了。

我也算是争气,从初中到高中很顺利,可那个年大学不容易,最后还是名落孙山,这也意味着我要离开学校,回到村里当农民。当时已经是九十年代,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袭来,很多人选择外出打工,我也不例外。

拿着仅有的200元,然后跟着四叔去了大西北地区,当了五年的铁路建设工人,本以为会比当农民轻松,可谁知并不是这样的。那个时候的大西北地区,干旱、尘土飞扬、夏天高温,像是炼狱,但大家都在咬牙坚持着,因为这条铁路对于整个中国来说,意义非凡。

五年时间很快,我也从一个稚嫩的小伙子,长得高高壮壮的,还留起了胡子。男孩子长大了,父母就会操心婚姻大事,我也是如此。我当时还在西北地区,父母就给我介绍了一个对象,这段感情,仅仅是从一张照片开始。

临近年底,我回到河南老家,与相亲对象见过一次面,便订婚了,那个时候老实,根本不懂得挑剔,只要父母满意,我怎么都行。两个月后,在农历二月底的时候便结婚。

新婚燕尔,也就没有了外出打工的都算,和妻子在家里务农,妻子是干农活的一把好手,可她的脾气亦是如此,我们刚结婚就开始吵架,即使怀孕期间也是如此,她是一个非常挑剔的人,而且很霸道。

坚持了几年,孩子也大一点了,我便外出打工,可随之而来的是父亲的一封信,告知我:“你媳妇和别人好了。”

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让我麻木在工地,辞掉了工作,回到家办理了离婚手续,孩子由我父母照顾,我则在外面继续打工。

干了两年,心里还是无法走出曾经失败的婚姻阴影,好在运气好,我所在的工程队承接了国外的工程,作为劳务外派人员,便到了安哥拉,对于出国,那个时候从未想过这种事,现在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当然既兴奋,又充满好奇。

当时在国内打工不需要做体检,但是去国外是必须的,身体很健康,到了安哥拉,才发现外国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好,枯燥、烦闷、无休止的工作。

但这就是农民的命运,唯一好的一点,是比国内多挣钱,大概多一别多的工资,也算是给了一点安慰。

这边结束,便又去下一个国家,长达13年的外国打工生涯中,我只回了两次家,女儿对我很陌生,让我有种失败感,但她心里是开心的,因为她的父亲是在国外工作,说出去多少满足了一下虚荣心。

当时想着,再干几年时间,就回老家盖楼,然后踏实过日子,也没有想过二婚的问题,可时运不济,在2016年,我在肯尼亚工作,再有一年多时间就完工,可是肯尼亚人不守信用,单方面撕毁协约,工程被迫停工,而我当时并不想回国,一是觉得自己还没有赚到太多钱,二是回去不知道干什么。

成百上千的工人,留下来的只有十几个人,我后来去了突尼斯旅行,在这里意外遇见了我后半生的挚爱。

突尼斯位于北非,这个国家的人,并非都是黑人,也有白人,而且经济发展得也不错,旅游的过程中,我认识了一位单亲妈妈,她带着两个孩子生活在娘家,人非常勤快,也很朴实,可以说是一见钟情吧。

她叫纳赛尔·莉娜,是一个有着一米七身高的女人,我到突尼斯的第五天便去了莉娜家里做客,受到了她们全家人的热情欢迎。莉娜有一个哥哥,知道我是中国人后,非常希望我能带他到中国旅行,我便答应了下来。

可我当时的身份是游客,签证很快便回到期,后来莉娜说:“你和我结婚吧,我愿意做你的妻子,只要你不嫌弃。”这个建议被我采纳,但结婚的过程很麻烦,四个月时间才办理成功。

在突尼斯,认识了不少国内的朋友,大概有十几个,有的是在这边经商,也有的开中医诊所,总之日子过得还算不错。

我拿出一部分积蓄,在突尼斯开了一家超市,维持一家人的生计,至今也有差不多五年时间了。

其实能够遇见莉娜属于意外,因为曾经打算多游览几个国家,如果找不到合适的工作便回国,谁曾想,却永久地留下来了。

在突尼斯时间长了,也喜欢上了这里,我女儿如今也大学毕业,要不是因为疫情,也来到我身边了,如今我和莉娜有了孩子,一家五口生活的很愉快,但落叶归根的念头,一直萦绕在心头,不知道未来有没有机会回到国内生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