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方呼吁有关方谨言慎行 避免朝鲜半岛相对缓和局面出现逆转

新华网北京1月29日电(记者白洁杨依军)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29日呼吁有关方谨言慎行,共同努力,避免朝鲜半岛相对缓和局面出现逆转,切实维护半岛和平稳定大局,为重启六方会谈创造条件。

华春莹在例行记者会上介绍美国国务院对朝政策特别代表戴维斯访华情况时说,外交部副部长张业遂会见了戴维斯,中国政府朝鲜半岛事务特别代表武大伟与戴维斯进行了会谈。

她说,中美双方就朝鲜半岛局势和重启六方会谈问题交换了意见。中方阐述了在半岛问题上的立场,强调要坚持实现半岛无核化,也要坚持维护半岛和平稳定,坚持通过对话协商解决问题。

“当前形势下,有关方都应谨言慎行,共同努力,避免半岛相对缓和局面出现逆转,切实维护半岛和平稳定大局,为重启六方会谈创造条件。”华春莹说。

她说,中方还强调,尽早重启六方会谈、将朝核问题重新纳入到可持续、不可逆、逐步建立信任的进程,符合有关各方共同利益。有关方应切实担负起自己的责任,共同为推动重启六方会谈作出建设性努力。

戴维斯于27日至28日来华磋商。中国是戴维斯东亚三国之行的第一站,随后他还将访问韩国和日本。这也是戴维斯自去年11月以来第二次访问三国。

原副司令:朝鲜半岛在历史上就“拖累”中国

中国历代王朝,对外防御或进攻,分若干个战略方向。为对付北方游牧民族南下,向北一般是战略防御方向;向西新疆(古西域)、中亚方向,历来是中原政权的主要战略方向,强盛时取攻势,衰弱时取守势;向南对岭南诸国,一般取攻势。东亚朝鲜半岛方向,因战略纵深不深,面积不大,人口不多,经济落后,内战不止,对中央政权威胁不大,理应不是主要战略方向。可是在历史上,这个方向往往发展成主要战略攻防方向,常常对中央政权形成威胁,甚至导致灾难性的后果。

秦汉及前,在朝鲜半岛相继有箕子朝鲜和卫满朝鲜。汉武帝平朝鲜,在半岛和辽东建置乐浪、真番、临屯、玄菟四郡,史称“汉四郡”。其后在辽东和朝鲜半岛北部,高句丽古国发展壮大,公元二、三世纪,半岛南部的百济和新罗也发展起来,史称“三国时代”。

高句丽强盛起来,不断侵占汉、魏、唐地域,半岛三国之间也争战不断。总之,半岛在汉至唐前期都很不平静,对中央政权时时产生威胁,经常干扰和牵制中央政权在主要战略方向上的行动。因此,中央政权只要北部和西部边境相对平静,就会腾出手来,剿抚朝鲜半岛各国,以求得东界的安定。为此,中央政权花费了很大的人力、物力和财力。隋唐两个朝代,前后七十年间,有隋文帝、炀帝、恭帝、唐高祖、太宗、高宗六任皇帝,九次战略性战役行动,始得平定辽东和朝鲜半岛。高句丽古国消亡,遗民大部被迁入关内,少部流散于渤海国、突厥和新罗。

隋朝就是因为四次向朝鲜用兵,并大兴土木(其中大多是军事设施),导致国库空虚,人丁锐减,农军蜂起。当时,山东民军领袖王薄作《无向辽东浪死歌》,大意是“如果在辽东战死,现在被砍头又何妨!”有学者认为,隋朝就是被朝鲜战争拖累,才迅速灭亡的。

“贞观之治”和高宗的永徽时期,是唐走向强盛的战略机遇期。唐平定周边战争中,东北经常成为主要战略方向,前后通过五次大的作战行动,平定了辽东和朝鲜半岛。因为受东线的牵制和拖累,唐在北线对东突厥、薛延陀作战和西线对吐谷浑、吐蕃、西突厥作战都受到很大影响,常常陷入战略被动,兵不敷用。

当时唐中央高层对是否出兵朝鲜也是有不同看法。时任宰相的房玄龄临终前告诫太宗,“陛下威名功德,亦可足矣,拓地开疆,亦可止矣。向使(如果)高丽违失臣节,诛之可也;侵扰百姓,灭之可也;它日能为中国患,除之可也。今无此三条,而坐烦(拖累)中国,内为前代(指隋朝)雪耻,外为新罗报仇,岂非所存者(收益)小,所损者(代价)大乎?”房玄龄不同意对朝用兵,其意让朝鲜半岛各国顺其自然,自生自灭,既对中央政权构不成严重威胁,也不影响唐抓住战略机遇期发展壮大。房玄龄的话从唐朝发展大局来看,是很有道理的。当然,最终唐朝灭了高句丽,一劳永逸地解决了辽东问题,但朝鲜半岛问题并没有解决。

为了稳定对半岛的统治,唐采用羁縻政策,改严密的郡县制为宽松的都护制,设都护府于平壤。后为了迁就半岛当地势力,步步后撤都护府于辽东故城(今辽阳)、新城(今抚顺附近),以至河北卢龙。当倭国进攻新罗时,唐又及时派出援兵,作为主力的唐军经过艰苦作战,最终“灭倭军于白江口(今韩国锦江口)”。经此一战,直至明朝万历年间近千年内,日本不敢再染指半岛。然唐太宗由于亲征高丽鞍马劳顿(“太宗发定州,亲佩弓矢,结雨衣于鞍后”),身体受到很大损害(也有作战受伤一说),英年(52岁)早逝。总之,朝鲜半岛的战事,是唐前期中央政权的一大负担。

公元十世纪,王氏高丽建国并发展起来,与同时期的后百济、新罗并称“后三国时代”。这时朝鲜半岛各国与中国是藩属国和宗主国的关系,或曰朝贡关系。所谓朝贡,中国“赐予”很是不少,各国“朝贡”倒是不多,甚至几年、十几年一次,无事冷淡中国,有事找中国帮忙,中国还要经常调解半岛各国的争战纠纷,往往还不听劝,中国其实挺累。

到了明朝,朱元璋为笼络藩属国朝鲜,把朝鲜列为十五个“不征之国”之首。至万历年间(1592年),丰臣秀吉基本统一日本,开始大规模向朝鲜用兵,并企图经过半岛侵占我国东北以至内地,引发了明朝抗日援朝(万历壬辰)战争。明、朝联军与日本艰苦作战七年,互有胜负,及待丰臣秀吉病死,日本国内不稳,明军在露梁海战中一举消灭日军主力,才取得战争胜利。但明朝的援朝作战,国力消耗巨大,国库空虚,时文记载:“万历二十四年(1596年),时朝鲜方用兵,国用大匮。是年三月,乾清、坤宁二宫火灾,欲营建二宫,因财乏而不能办。”穷得连皇宫失火都修不起了。

明末水旱蝗灾连绵,民饥人相食,流寇蜂起,进剿无兵,李自成、张献忠等农民起义,轻易推翻了明政权。同时,明朝也无暇顾及其他战略方向的安全,使东北女真族的努尔哈赤所部割据建立后金政权。明军进剿努尔哈赤时,要求朝鲜出兵,朝鲜却不记明“壬辰拯救”之恩,推三阻四,还暗通后金,用“两端外交”两边讨好,敷衍明朝,毫无信义可言。尽管明朝的抗日援朝战争是反侵略性质的、正义的,但从史实来看,这一战争对明朝的拖累是致命的。

清朝发生的中日甲午战争缘起,是朝鲜东学党起义引发内乱,日本借机干涉,登陆半岛,作为朝鲜宗主国的中国不得不加以保护,进而引发战争。中国甲午战争失败,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不仅赔付大量白银,还割让台湾、辽东半岛(后以钱抵换),使清政府国力大伤。一是严重降低了国际地位和国内执政的合法性,英法俄德借机调停,摄取在中国的权益,加快了中国殖民化进程;二是革命党人彻底丧失了对清廷维新改革的希望,成为孙中山领导国民革命的直接动因。

上世纪50年代初的“朝鲜战争”,是新中国刚刚建立,政权不稳固,台湾未收回,百废待兴的时候,中国不得不为朝鲜打的一场战争。战争的起因是在新兴的社会主义阵营中,金日成背着中国在斯大林同意下,越过二战后确立的分界线“三八线”向美国支持的南韩政权发动进攻,企图一举统一朝鲜。在北朝鲜军队即将达成企图的情况下,美军仁川登陆,美韩联军(后联合国军)发起战略反击,一直攻到中朝边界鸭绿江边,金日成政权眼看就要灭亡。中国在相当不利的态势下不得不出兵朝鲜,付出重大伤亡代价,反攻并把战线稳定在“三八线”附近,签订了停战协定。

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美国一改放弃蒋介石政权的态度,借机把第七舰队开进台湾海峡,阻隔大陆向台湾进军。当时粟裕担任总指挥,率领五十万大军正做准备,预期1951年发起进攻。由于美军挡在台湾海峡,以及不得不把主要战略方向转至对朝方向,致使台湾得到喘息,自此分离于大陆,后又发展出势力。

尽管美国政府在1950年6月重新支持蒋介石政权有多种考量,但朝鲜战争的爆发,不能不说是一个重要原因。高层当时对出兵朝鲜也是有重大分歧的,确为不得已而为之。朝鲜战争已过去60多年,但它对中国的拖累,至今还在影响着国家的统一和发展。

行文至此,“朝鲜半岛在历史上就拖累中国”的判断,应该可以成立。当下朝鲜半岛的稳定和核问题却推到了中国面前。很可能像历史上一样,朝鲜半岛不得不成为影响我国战略机遇期的因素。

2013年3月,朝鲜劳动党提出“核武建设和经济建设并进”党的总路线,我们对朝鲜的拥核决心决不能低估。当前必须明确向朝鲜指出,不论其是否再行核试验,务使核污染不能直接影响我国土。

(作者:王洪光,生于1949年8月,祖籍山东新泰。1968年3月参加中国人民,曾任副司令员,中将军衔。)

中日韩联合宣言:坚决反对在朝鲜半岛发展核武器

第六次中日韩国领导人会议1日在韩国首都首尔举行。会后三国发表的联合宣言指出,坚决反对在朝鲜半岛发展核武器,反对任何可能导致朝鲜半岛紧张局势或违反联合国安理会有关决议的行动。

在这份名为《关于东北亚和平与合作的联合宣言》中,三国重申维护朝鲜半岛以及东北亚和平稳定符合三国共同利益,对朝韩双方通过达成一致缓解半岛在今年8月出现的紧张局势表示欢迎,希望该协议为朝韩关系带来有意义的进展。

三国重申,坚决反对在朝鲜半岛发展核武器,一致认为应忠实落实联合国安理会有关决议和2005年六方会谈“9·19”共同声明中的国际义务和承诺。三国反对任何可能导致朝鲜半岛紧张局势或违反联合国安理会有关决议的行动。三国决定继续共同努力,尽早恢复有意义的六方会谈,以和平方式争取半岛无核化进程取得实质进展。

联合宣言指出,中日支持以和平的方式克服半岛民族分裂所做努力,为此高度赞赏为增进半岛双方信任、加强交流合作所提有关倡议。

联合宣言说,加强在防扩散领域的三国合作对地区和国际和平与安全至关重要。为此,三国将建立“三方防扩散磋商”机制。我们将继续共同努力改善核安全,包括通过三国核安全示范中心开展合作。

这份宣言说,三国认识到恶意网络活动、和暴力极端主义对国际安全构成严重威胁,将密切合作,制定共同应对措施。

联合宣言指出,三国合作对区域合作意义重大,将共同推进区域合作,以三国合作引领东亚合作。

朝鲜半岛局势:日美韩三国六方会谈代表举行磋商

:25日,日本、美国、韩国三个国家的朝核问题六方会谈代表在东京举行磋商,讨论共同应对朝鲜半岛问题。

参加磋商的分别是:日本外务省亚洲大洋洲局局长金杉宪治、美国国务院朝鲜政策特别代表尹汝尚以及韩国外交部半岛和平交涉本部长金烘均其中,尹汝尚在会谈后的记者会上说,美日韩三方都同意“继续在外交、军事、经济方面紧密合作”;金杉宪治说,三方已就进一步敦促朝方自制达成一致;金烘均则表示,三方讨论了“如果朝鲜进一步挑衅、将采取什么措施”的问题。

日本外务大臣岸田文雄在同一天举行的记者会上宣布,日方愿意在日美韩三方磋商的基础上“与中方充分交换意见”。

耿爽:中日韩三国领导人就朝鲜半岛局势深入交换了意见

:有关在成都举行的中日韩领导人会议的问题。会议是否讨论了中俄提交的关于缓解对朝制裁的安理会决议草案?如果讨论了,日韩双方是如何回应的?

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今天(24日)上午,第八次中日韩领导人会议在成都举行,会议情况中方将会发布消息,请你保持关注。

据我目前了解的情况,三国领导人就朝鲜半岛局势深入交换了意见。三国重申,实现半岛无核化与东北亚持久和平是三方共同目标,对话协商是解决半岛问题的唯一有效办法。三国强调,要继续通过政治外交方式解决半岛问题,要加强三国在半岛事务上的沟通协调,共同为实现半岛无核化和东北亚地区长治久安发挥建设性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