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体坛观澜:为何请不动斯诺克世锦赛

要将顶级赛事办出固有的味道,对于很多有意接手顶级赛事的承办方来说并非易事

早在两三年前,就曾听一位体育产业从业者抱怨:斯诺克世界大赛我们已经办得差不多了,除了位于“塔尖”的世锦赛。为了办斯诺克世锦赛,我们也费了不少力气,但在短期内好像希望不大……

似乎是呼应这个抱怨,世界台联今年年初与英国谢菲尔德市议会续签了3年协议,这意味着未来3年内这项斯诺克项目的顶级赛事依然将在谢菲尔德的克鲁斯堡剧院举行。世界台联主席巴里·赫恩此后甚至意犹未尽地表示,如果需要,世锦赛永不离开谢菲尔德。

多年来,我们似乎已经习惯了花大价钱引进国际顶级赛事,而不是从头做起去培育一个赛事品牌。尤其是凭借金钱的力量似乎每每可以达到预期目的之后,我们容易认定:没有大价钱买不来的赛事。但在斯诺克世锦赛面前,那些过分相信金钱力量的人似乎又重新认清了一个道理:不是所有赛事都可以用钱买得到。换句话说,不是所有赛事的价值都可以用金钱来衡量。

从世界台联的角度出发,别的世界台球大赛或许可以在英国本土以外进行,但斯诺克世锦赛应该还是留在谢菲尔德的克鲁斯堡剧院最为理想。而只要斯诺克世锦赛依然留在近40年一直没有换过的谢菲尔德克鲁斯堡剧院,斯诺克大赛的旗帜就依然还在英国,斯诺克运动的精髓就依然还在英国。这也正如我们可以花大价钱引入汽车生产线,但我们做得最多的不过是组装工作,而最为关键的核心技术我们始终无法真正掌握。

对于斯诺克运动的全球推广来说,中国的庞大市场与巨大投入是各方所乐见的。但真想成为开展斯诺克运动的中心,我们仅凭市场的吸引与投入的诱惑还远远不够。何况,仅就办赛质量与文化积淀而言,我们差距还很大、欠账还很多,遑论几十年如一日坚持将一项最具影响力的斯诺克赛事放在座位不满1000个的剧院举办的静气与耐心。

办一项顶级赛事,如果仅仅满足于做一个“二传手”沾沾喜气,也许只要机缘巧合就能做到。但要将顶级赛事办出固有的味道,对于很多有意接手顶级赛事的承办方来说并非易事。这是类似斯诺克世锦赛这样的赛事不愿轻易挪窝的理由,当然也是促使我们重新考量该怎样办赛、办什么比赛、又该如何将传统赛事办成顶级赛事的动因。

从的“不动摇”看坚持改革定力

■从的“不动摇”,我们可以学习到许多深刻的道理,这些道理对于我们今天保持改革定力,继续全面深化改革,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1992年年初,视察南方,谈到自己在改革开放中的地位和作用时,他说了一句简短而又掷地有声的话:“我的主要用处就是不动摇。”

在政治上曾经“三落三起”,他曾经幽默地说:“如果给政治上东山再起的人设立奥林匹克奖的话,我有希望获得该奖的金牌。”而他之所以能够再起,根本的原因,恰恰是因为他在原则问题上,在政治大节上的“不动摇”。

第一次遭遇政治生涯之“落”,是1933年,当时他任中央苏区江西省委宣传部长。由于他坚持从实际出发,执行代表的正确路线,被坚持“左倾”路线的临时中央撤销职务,给予党内最后严重警告,妻子也离他而去。

他后来回忆说:“在江西根据地,王明路线夺了毛主席对红军、对苏区的领导权,还反对什么邓毛谢古路线。我算一个头头,叫‘头头’。这件事一般人不大知道。”对临时中央强加的批判,只承认工作中有错误和不足,坚决不承认参与“逃跑路线”和“反党组织”。不管怎样残酷斗争,采取什么样的措施,他坚信自己执行的是马克思主义的正确路线,正确的就要坚持。无论是被关押、被下放蹲点,还是被派去编《红星报》,他都没有动摇过。在人生低谷中的,对工作一如既往地兢兢业业,他负责《红星报》,平均5天出一期,共编写了70多期,即使在条件万分艰难的长征途中,也没有停刊。遵义会议前夕,才结束这次人生之“落”,被任命为中央秘书长。

第二次遭遇政治生涯之“落”,是1966年,当时他任中央、中央、国务院副总理。“”爆发后,首当其冲,被作为“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批判,进而被撤销职务,下放到江西劳动。这时他已经年过花甲,在劳动之余,他思考的是党和国家的前途命运,他有很多自己的深刻结论,但从没有为了改变个人的命运而向极左路线屈服。他在沉默中忍耐和坚持,直到集团折戟沉沙后,周恩来主持中央工作,他才获得了第二次复出的机会。

第三次遭遇政治生涯之“落”,是1976年。第二次复出后,他以无畏的气概主持了全面整顿,尽管整顿取得了显著成效,赢得了人民群众的交口称赞,但“”却如鲠在喉,加紧对他的围攻。

1976年4月7日,中央作出了关于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的错误决议:“中央政治局讨论了发生在广场的反革命事件和最近的表现,认为问题的性质已经变为对抗性的矛盾。根据伟大领袖毛主席提议,政治局一致通过,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保留党籍,以观后效。”这一年,他已经72岁了。所幸,这一次被打倒的时间不长,只过了一年多,他就第三次复出。

改革开放是一个新事物,难免出现这样那样的失误和问题,也难免有这样那样的议论和评价。在领导改革开放的过程中,反复强调“不动摇”的立场和坚定态度。比如,他说:“我们的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必须有充分的觉悟,在根本问题上毫不动摇。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去团结、教育全党和全国人民,使大家都充满信心地进入八十年代。”“现在说我们穷还不够,是太穷,同自己的地位完全不相称。所以,从去年起,我们就把工作着重点转到了建设上。我们要把这条路线一直贯彻下去,决不动摇。”“现在要横下心来,除了爆发大规模战争外,就要始终如一地、贯彻始终地搞这件事,一切围绕着这件事,不受任何干扰。就是爆发大规模战争,打仗以后也要继续干,或者重新干。我们全党全民要把这个雄心壮志牢固地树立起来,扭着不放,‘顽固’一点,毫不动摇。”“我们一直坚持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和各项方针政策,不但这一届领导人要坚持,下一届、再下一届都要坚持,一直坚持下去。为什么这些方针政策不能变呢?因为10年来的实践证明,这一套方针政策是完全正确的,如果放弃改革开放,就等于放弃我们的根本发展战略。”“要坚持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关键是坚持‘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不坚持社会主义,不改革开放,不发展经济,不改善人民生活,只能是死路一条。基本路线要管一百年,动摇不得。只有坚持这条路线,人民才会相信你,拥护你。谁要改变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老百姓不答应,谁就会被打倒。”“在这短短的十几年内,我们国家发展得这么快,使人民高兴,世界瞩目,这就足以证明三中全会以来路线、方针、政策的正确性,谁想变也变不了。说过去说过来,就是一句话,坚持这个路线、方针、政策不变。”

从实践来看,1978年开始的改革开放,并不是一帆风顺,中间也是遇到了很多的麻烦、波折。从改革一开始,来自“左”的和右的两个方面的指责就没有消停过。有人认为改革是“离经叛道”,是违背了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社会主义的大方向;也有人认为改革是“头疼医头脚痛医脚”,不能根本解决中国问题,必须“补资本主义的课”。期间经历多次大的考验,在这些考验面前,如果不是有的“不动摇”作定海神针,很难设想中国的改革开放会发展成什么样子。

从的“不动摇”,我们可以学习到许多深刻的道理,这些道理对于我们今天保持改革定力,继续全面深化改革,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第一,看准了的,就要毫不动摇地坚持下去。所谓看准了的,就是经过实践检验被证明是正确的东西,最重要的是“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党的十八大概括了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必须牢牢把握的八项基本要求,即必须坚持人民主体地位,必须坚持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必须坚持推进改革开放,必须坚持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必须坚持走共同富裕道路,必须坚持促进社会和谐,必须坚持和平发展,必须坚持党的领导。这些就是在今后一个时期我们的共同信念,必须毫不动摇地坚持下去。

第二,“不动摇”不是原地不动,而是要在坚持基本路线、基本理论、基本制度、基本经验的基础上,不断地前进。如果把“不动摇”简单地理解为坚持过去的一切不变,那是形而上学和教条主义。我们在最基本的问题上,在重大原则和大是大非上,不能动摇,但在具体的方针政策上,要与时俱进,要不断适应发展变化中的国情,要不断拿出新的应对之策。如果抱住30年前、20年前、10年前的某些具体方针不放,甚至用这些方针政策来套今天的现实,那只能是削足适履。

第三,“不动摇”就是不回避矛盾和问题,勇于面对挑战。自己胆识过人,也特别强调敢闯敢试,如果没有这样一种气概,想“不动摇”恐怕也身不由己。当前,我国发展进入新阶段,改革进入攻坚期和深水区。在这样的时期,必须以强烈的历史使命感,最大限度集中全党全社会智慧,最大限度调动一切积极因素,敢于啃硬骨头,敢于涉险滩。正如习在纪念诞辰110周年座谈会上指出的:要“敢破敢立、敢闯敢试,义无反顾把改革开放不断向前推进”。

胡塞组织遭沙特空袭 伊朗缘何按兵不动?

3月26日凌晨以来,沙特阿拉伯、科威特、卡塔尔等国对也门胡塞武装组织控制的地区发动了数轮代号为“果断风暴”的空袭行动,并正在组建联合部队对也门局势进行军事干预。

然而,被外界认为与胡塞武装组织有着密切关系的伊朗,却一直按兵不动。除了发表声明和谈话谴责沙特的“极端行动”外,未见任何军事准备和行动。分析人士认为,伊朗之所以按兵不动,至少有以下三个原因。

第一,名不正、言不顺。伊朗不是阿拉伯国家,更不是阿盟成员。况且,国际公认,胡塞武装仅仅是主权国家的一个反叛武装组织。严格地说,目前的胡塞问题是也门的内政问题。胡塞武装虽与伊朗有着教派和教义的联系,但伊朗要进行军事干预,还是感到有些名不正、言不顺。

第二,担心引爆地区战争。目前的也门战事,虽因沙特和部分阿拉伯国家的介入而显复杂,但基本上还是一场阿拉伯国家内部的局部冲突。可以预见,一旦伊朗参与进来,至少会演变成一场中东混战,甚至有可能扩大成一场逊尼派和什叶派的教派战争。届时,如追究发生原因,伊朗可能要承担更多责任。况且,中东如能保持一个稳定的环境,对于目前正在谋求经济发展、改善民生的伊朗来说,更为重要。

第三,忧虑干扰伊核谈判。目前,伊朗政府的主要精力,正用于和伊核问题六国的谈判,计划今年6月30日之前签署全面协议。伊朗对于这项核协议,抱有极大的期待。成败与否,事关伊朗今后几十年的前途和命运。伊朗绝不愿这次核谈因任何意外干扰而以失败告终。

正因为如此,面对沙特的强势介入,伊朗才没有发力。分析人士认为,沙特牵头的军事干预,或许能削弱胡塞武装的军事实力,但不能将其消灭,更不能从根本上解决也门危机,只有通过各方真诚谈判的政治解决,才是化解危机之道。

当年有他在时 没人敢动王杰 嗓子被下毒更不可能

王杰在接受一个节目采访时,曾说过:张国荣是他在香港,对他最好的一名香港艺人,也是对他帮助最多、最大的一位艺人。

王杰刚刚在香港发展时,还是一位新人,据他自己回忆,当时和众多艺人参加完节目,最后要结束时有个合影,结果其他艺人为了站好地方,就挤着挤着把他挤开了,所以他就默默地跑到最角落去站。

但是有张国荣在就完全不一样了,张国荣就会一把把他抓过来:给我过来,站中间,那时候张国荣已经红透半边天,每次参加节目都是最大牌的,谁敢不让他站中间?然后他就把王杰也拉到中间站,然后告诉他,你每次站边上,没有人知道你是谁的!

王杰从台湾到香港发展,作为一个外地的还是新出道的歌手,每次他出唱片,都有人会背后议论,张国荣知道后总会站出来替他说好话:你们干什么啊?不能这样讲人家,人家再怎么样也是歌手,不能这样……所以张国荣在的时候,其他艺人都不敢欺负王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