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有多富有?这就是弗拉基米尔·普京的财富和收入

据克里姆林宫称,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去年的收入为 1020 万卢布(约合78万多人民币)。

总统办公室周五公布了这位 69 岁的官员的官方收入,他已经在莫斯科掌权了 20 多年。此外,一套77平方米的公寓、三辆汽车和一辆拖车被列为克里姆林宫老板所有。

从目前公布的信息来看,普京绝不是去年收入最高的俄罗斯政客。据报道,贸易部长丹尼斯·曼图罗夫的收入为 7.047 亿卢布。在克里姆林宫,目前正在为俄方牵头与乌克兰进行和平谈判的普京特别代表弗拉基米尔·梅丁斯基据说以1.067亿卢布赚得最多。

批评者怀疑普京实际上比他富有很多倍。腐败一再被指责为他的权力机构。克里姆林宫的公告在网上引起了很多嘲笑。一些用户提到了被监禁的俄罗斯反对派领导人阿列克谢·纳瓦尔尼的研究,他多次揭露腐败丑闻。

去年,纳瓦尔尼的团队在一部两小时的电影中声称了这座耗资约 11 亿欧元的位于黑海的宏伟建筑属于普京。

俄罗斯总统立即否认这座豪华宫殿及其占地约 80 平方公里的财产属于他。此后不久,俄罗斯寡头阿尔卡迪·罗滕贝格透露自己 是所有者。他是普京的前柔道伙伴,认识他多年。

豪华游艇“优雅”号据说属于俄罗斯国家元首。在袭击乌克兰的前几天,这艘船从汉堡起飞,直航加里宁格勒。游艇设有直升机停机坪、游泳池和两层豪华客舱。

探索“去增长”的未来

1972年,国际性民间学术团体“罗马俱乐部”发布报告《增长的极限》。这份报告涉及经济增长、人口、资源、生态环境、资本、技术等关乎人类前途命运的重大问题,在国际上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迄今已被翻译为30余种语言,全球发行量达到上千万册。报告还为可持续发展和“去增长”理念奠定了基础。2022年是该报告发布50周年,本报记者近日就“去增长”的起源、发展、争议、挑战等问题采访了瑞典隆德大学经济学院研究员蒂莫西·帕里克(Timothée Parrique)。

1972年,国际性民间学术团体“罗马俱乐部”发布报告《增长的极限》。这份报告涉及经济增长、人口、资源、生态环境、资本、技术等关乎人类前途命运的重大问题,在国际上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迄今已被翻译为30余种语言,全球发行量达到上千万册。报告还为可持续发展和“去增长”理念奠定了基础。2022年是该报告发布50周年,本报记者近日就“去增长”的起源、发展、争议、挑战等问题采访了瑞典隆德大学经济学院研究员蒂莫西·帕里克(Timothée Parrique)。

“去增长”既是一种经济理论,也是一项经济、社会和政治运动。它的基本含义是将生产和消费规模缩减至可持续的水平,以增进人类福祉、改善生态水平和社会公平。“去增长”对资本主义盲目追求GDP的政策持批判态度,倡导社会发展应充分考虑生态系统,为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创造更多空间。在“去增长”的社会中,物质积累不再占据主导地位,效率优先转变为充足优先,技术创新聚焦于能使人们过上快乐、朴素生活。

据帕里克介绍,“去增长”理念可溯源至兴起于20世纪70年代的政治生态学,它是在多种政治和学术思想的综合影响下形成的,代表人物和学说包括:奥地利社会哲学家安德烈·高兹(Andre Gorz)对雇佣劳动的批评;罗马尼亚数学家、经济学家尼古拉斯·乔治埃斯库-罗根(Nicholas Georgescu-Roegen)构建了生物经济学,并将物理学概念“熵”引入经济学;希腊哲学家、经济学家柯奈留斯·卡斯托里亚蒂斯(Cornelius Castoriadis)的“极端自主性”概念;法国作家弗朗索瓦兹·德奥博纳(Fran?觭oise d′Eaubonne)的生态女性主义;奥地利哲学家伊凡·伊里奇(Ivan Illich)的“欢乐”概念;女性主义经济学先驱、新西兰社会活动家玛丽莲·沃林(Marilyn Waring)对国民经济核算的批评。

首次使用“去增长”一词的是高兹。1972年,他在法国新闻周刊《新观察家》组织的一次研讨会上就经济增长与资本主义之间的关系发问,“物质生产的非增长乃至去增长是全球均衡的一个必要条件,这种均衡与资本主义制度的存续是否相容?”同年,由丹尼斯·梅多斯(Dennis Meadows)、乔根·兰德斯(J?覬rgen Randers)等来自美国、挪威等国的17名学者合著的报告《增长的极限》问世。报告称,如果当前世界人口增加、工业化程度上升、污染加剧、资源耗竭等趋势持续下去,地球将在接下来一个世纪内达到增长极限,最有可能的结果将是人口和工业生产能力突然且不可控地衰退。

《增长的极限》在经济学界引起了热烈讨论,并与乔治埃斯库-罗根关于经济增长的论述不谋而合。法国哲学家雅克·格林瓦尔德(Jacques Grinevald)和比利时法学家伊沃·伦斯(Ivo Rens)将乔治埃斯库-罗根的相关文章翻译成法语,于1979年出版了文集《明日去增长:熵、生态与经济》。这部作品对“去增长”运动起到了有力的助推作用,进一步扩大了“去增长”理念在法语学术界的影响力。不过,到了20世纪八九十年代,随着新自由主义的崛起,“去增长”的热度反而退却了。

“去增长”再次受到大量关注是在21世纪初。2002年2月,法国杂志《沉默》推出以“去增长”为主题的特刊。同年,可持续去增长经济与社会研究所成立并举行了“去增长”专题研讨会。众多知名的“去增长”学者都参加了此次研讨会,如法国经济学家塞尔吉·拉图什(Serge Latouche)、意大利经济学家马乌罗·博纳尤蒂(Mauro Bonaiuti)、法国政治学家保罗·阿里耶斯(Paul Ariès)、法国生态学家弗朗索瓦·施耐德(Fran?觭ois Schneider)。

2007年,施耐德等人创立了学术团体“研究与去增长”,并从2008年开始举行“致力于生态可持续和社会公平的去增长国际会议”。自此,英语中表示“去增长”的“degrowth”一词进入国际学术讨论,为更多的人所知。越来越多的科学家、社会活动家和相关行业从业者将该会议作为交流、学习、拓展合作的“集合点”,“去增长”运动也受到了日益广泛的关注。2007—2017年,全球约有100多篇关于“去增长”的文章被国际学术期刊发表。除了经济学以外,政治学、社会学、哲学等学科的学者也越来越多地使用“去增长”一词,并将“去增长”与旅游、健康、文化和权力、环境公正等议题结合起来进行探讨。

帕里克对本报记者表示,了解有关“去增长”的争议,对于透彻地理解“去增长”至关重要。这些争议中有一部分源于对“去增长”的误解。在以研究收入分配和不平等而闻名的经济学家布兰科·米兰诺维奇(Branko Milanovic)看来,经济增长在21世纪仍然非常重要。帕里克表示,“去增长”并不等同于衰退或萧条。虽然主流增长模式受到质疑、非主流经济学说兴起常见于经济困难时期,且“去增长”与衰退的表现有某些相似之处,但这不意味着“去增长”必须始于衰退。经过设计的经济转型必定优于被迫引发的转型,因为后者不是人们自愿发起的。

因此,“去增长”和“增长”不应被用作“增加”和“减少”的同义词。如果说衰退是增长型社会运转失灵的表现,那么“去增长”就是摆脱了“增长至上”思维的新型社会正常运转的表现。德国耶拿市弗里德里希·席勒大学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马提亚斯·施梅尔策(Matthias Schmelzer)称,“‘去增长’的目标是在社会结构和社会想象层面上消除增长的负面作用”。同样,GDP下降是“去增长”的必然结果,而非目标。

对“去增长”的另一类常见批评称,“去增长”是一种倒退性怀旧,是对变化和进步的,与创新相悖。帕里克对此回应到,过去与未来、传统与创新不是绝对对立的。事实上,“去增长”拒绝将过去理想化为应该返回的天堂,因为这将造成发展停滞和忧郁心态;“去增长”也拒绝将过去妖魔化为必须逃离的地狱,因为这将导致社会盲目前进。借鉴过去未必要完全回到过去,“去增长”主张为旧做法注入新意义。美国佛罗里达大学拉丁美洲研究中心教授苏珊·保尔森(Susan Paulson)说,“‘去增长’研究的目的不是鼓励回归原始生活或欠发达社会;相反,意识到人类存在的多种可能模式后,就能以更开阔的眼界建设全新未来”。

增长型社会中主要的增长指标应该是GDP。1934年,俄裔经济学家西蒙·史密斯·库兹涅茨(Simon Smith Kuznets)在其撰写的报告《1929—1935年国民收入》中首次使用了现代意义上的GDP概念。自布雷顿森林会议后,GDP成为衡量一个国家在一定时期内经济表现的常用指标,也是对比各国经济实力的重要依据。在库兹涅茨的方法论及美国商务部的影响下,联合国1953年推出国民账户体系。这是一套国际公认的、关于编制经济活动测度的标准建议。在该建议中,编制经济活动测度的过程必须遵循严格的、基于经济学原理的核算规则。其中,就包含针对GDP等关键指标的核算规则。

帕里克谈到,对GDP的“拥护”从诸多方面改变了经济。第一,经济变得可管控。20世纪30年代以前,经济学家大多关注内生性的经济周期波动。彼时,增长只是一种手段。20世纪二三十年代后,受凯恩斯经济学和库兹涅茨研究的影响,增长成为一项政策目标,政府调控经济趋于常见。第二,GDP使社会生活经济化成为可能,任何社会范畴都可被归于两个范畴:生产者和消费者。同样,GDP为曾经不在市场范围内的资源和关系的商品化奠定了基础。例如,教育、科研、文化开始被视为潜在的生产要素,可被用于刺激经济增长。第三,GDP被用于衡量一个国家的整体福祉,模糊了社会福利与经济福利之间的界限,被生产和消费的物品数量增加成为社会福利的主要来源。

国民收入统计数据催生了经济增长无极限的观点,反过来也使GDP的地位更加牢固。在GDP的激励作用下,世界经济一度高速增长,大规模人口脱贫并实现住房、医疗、教育、就业等基本需求。但是,自然环境遭到严重破坏、不平等加剧、社会凝聚力减弱等问题也随之而来。英国剑桥大学班尼特公共政策研究所环境经济学家马修·阿加瓦拉(Matthew Agarwala)认为,GDP忽视了生态系统提供的一切资源、将人与人联结起来的社会纽带、社会全体成员的健康和技能,以及人们对知识创造和生产率改善所依赖的制度的信任。

20世纪后半叶以来,已有许多学者和政治家从社会福利与社会成本、性别平等、生态环境保护、社会公正、后发展理论等角度批判对GDP的滥用,用以替代GDP衡量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其他指标也应运而生。其中最早的是由美国经济学家威廉·诺德豪斯(William Nordhaus)和詹姆士·托宾(James Tobin)于1972年创立的“经济福利测度”。此外,还有1973年日本政府推出的“国民净福利”;1990年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发布的“人类发展指数”;1989年美国生态经济学家赫尔曼·E. 达利(Herman E. Daly)和美国哲学家小约翰·B. 柯布(John B. Cobb, Jr.)提出的“可持续经济福利指数”;1995年美国政策企业家泰德·霍尔斯特德(Ted Halstead)等人将“可持续经济福利指数”拓展形成的“真实进步指标”;联合国环境规划署2012年推出的“包容性财富指数”。

虽然替代指标越来越丰富,但都不足以取代GDP,GDP依然发挥着巨大的经济、政治和社会影响力。英国“国民智库”高级研究员查尔斯·西福德(Charles Seaford)归纳了几条在政策制定中使用GDP替代指标的障碍。第一,预算的限制,即采用新指标将增加行政管理成本和人力资源需求。第二,没有可用数据,或者虽然有可用数据,但数据的及时性不足、更新频率较低。第三,天然的保守主义,即对打破习俗惯例的和风险厌恶。第四,替代指标被一些人视为是多余的,市场能够通过自动调节得到最优结果,除非市场失灵,而人们已有应对市场失灵的成熟办法。第五,不了解替代指标或对替代指标的理解有误。第六,对替代指标的宣传未能充分吸引公众。第七,虽然替代指标众多,但尚不存在具有共识性的单一指标,因此无法直接替换GDP。而且,使用替代指标还会使政策分析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上升。第八,缺少主动使用替代指标的机构和官员,指标设计者未重点考虑替代指标在决策过程中会遇到哪些阻力。第九,跨领域、跨机构、跨部门合作难度大,专业人力资源缺乏。

美国经济学家肯尼斯·罗格夫(Kenneth Rogoff)在《反思增长的必要性》一文中谈道,“现代宏观经济学通常将快速稳定的经济增长视为最重要的政策,这一现象反复出现于政治辩论、央行会议室和报纸头版标题中”。其实,经济学家描述的“增长”只是冰山一角,对增长的追求已遍及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几乎演变为一种政治和社会崇拜。澳大利亚“去增长”研究者泰德·特雷纳(Ted Trainer)概括,“不是我们的社会拥有增长型经济,而是这就是一个增长型社会”。

英国地理学家大卫·哈维(David Harvey)在《资本社会的17个矛盾》一书中将资本主义定义为这样一种社会形态:“在这种社会形态中,社会生活的物质、社会和知识基础之供给和塑造,受资本的流通和积累过程支配。”英国音乐评论家、政治和文化理论家马克·费舍尔(Mark Fisher)在《资本主义现实主义:别无选择?》一书中写到,“资本主义现实主义如同一种无处不在的氛围,它决定着文化生产、对工作和教育的调控,像无形障碍一样束缚人的思想和行动”。帕里克表示,如果将哈维和费舍尔所说的“资本的流通和积累过程”与“资本主义现实主义”改为“经济增长”,我们就能准确地理解增长主义并感受到它带来的负面影响。因此,若想推行“去增长”、建设可持续未来,必须打破增长主义。

“嫩模收割机”莱昂纳多:维多利亚没有秘密

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是这个世界上最长情的男人,他永远喜欢20岁左右的漂亮女孩,尤其喜欢维密超模。

当年小李子去《泰坦尼克号》剧组试镜时,整栋大楼的女人,发疯了似的前来围观。

他的女朋友覆盖了美国、英国、加拿大、巴西、古巴、捷克、法国、丹麦、以色列、俄罗斯、德国、波兰、爱尔兰、荷兰、新西兰、阿根廷等17个国家。

小李子早年曾说过这样一段话:“我不喜欢某种特定类型的女孩,也不可能只跟唯一的女孩在一起,我还很年轻,想尽可能的遇到更多的女孩。”

1993年,电影《不一样的天空》杀青后,18岁的小李子与海瑟·格拉汉姆相恋。

1997年的《不羁夜》中,她站在溜冰鞋上的香艳形象,至今让人念念不忘。

九十年代是她的鼎盛时期,她的简约主义和病态美,虽然不会成为真正的主流,也无法彻底引领时代,但的确影响了很多人。

凯特•摩丝与其他超模不同,她对时尚穿搭有着独到的见解,比如睡衣风和吊带裙就是她穿火的。

1994年,凯特与小李子分手后,爱上了正处于演艺事业巅峰期的约翰尼·德普,两人的情侣关系持续到1998年结束。

父母都是那种唯利是图的人,不仅把她当作摇钱树,还监视囚禁,原生家庭的不幸也为小甜甜以后的遭遇埋下伏笔。

到了2007年初,小甜甜最疼爱的姨妈去世了,在这段最煎熬的日子里,前经纪人、前男友、律师,都对她的财富有所觊觎。

然而住院的第二天,她突然跑到附近的理发店,拿起理发师的剪刀,亲手把自己剃成了光头。

2021年9月12日,她在社交平台秀出男朋友山姆·阿斯加里送的钻戒,公开宣布订婚。

她是美国第一代走红的“维多利亚秘密”超级模特,曾被福布斯评为“十佳赚钱模特”之一。

小李子和布里吉特·豪尔在1994年开始交往,当时她只有17岁,并未走向T台。

丽芙•泰勒是美国著名演员,曾主演过《偷香》《绝世天劫》《泽西女孩》等影视剧。

小李子1995年很忙,挥手告别了卡蒂琳·基茨和丽芙·泰勒之后,迎来了超模克里斯汀·藏。

用她的话说就是:“我刚和他拍了一部浪漫史诗题材,再拍一次对我来说是多余的。”

克莱尔·丹尼斯,1979年4月12日出生于纽约市,爷爷是耶鲁大学的院长,凭借美剧《国土安全》声名大噪,1997年曾被《人物》杂志评选为全球50最美女人之一。

1997年,小李子在杂志上看到了风情万种的黛米•摩尔,于是赶紧联系杂志社要了她的联系方式。

《泰坦尼克号》上映后,小李子享誉全球,高兴之余和超模琳娜·迪特里克森共度良宵。

同样是1997年,小李子和21岁的美国演员艾丽西娅·西尔维斯通传出绯闻。

在九十年代,艾丽西娅凭借《推动情人的床》和《独领风骚》,成为美利坚校园偶像。其甜美自信的形象,赢得了观众的一致好评。

14岁那年告别父母,离家前往巴黎成为时装模特,15岁时登上法国版“柯曼波丹”杂志的封面。

虽然她没有那种让人为之惊艳的脸蛋,但胜在气质独特,属于“越老越辣”的类型。

1998年,小李子闲来无事又开始翻阅时尚杂志,当看到安贝·瓦莱塔的照片时,瞬间被勾住了魂。

安贝·瓦莱塔作为维密超模之一,跟很多大牌都有过合作,她是伊丽莎白·雅顿的首席模特,现任法版《ELLE》杂志的。

伊娃·赫兹高娃被誉为“90年代的玛丽莲梦露”,她也是一位超级名模,被公认为全球最性感的女性之一。

有意思的是,在2003年的时装秀上,前美国总统特朗普把她介绍给了自己的儿子唐纳德。

1999年1月,在电影《海滩》拍摄期间,小李子喜欢上了演员维吉妮·拉朵嫣。

多年后,维吉妮·拉朵嫣谈起小李子依然赞不绝口:“我跟他合作是一种无尽的快了,莱奥纳多既慷慨又富有创造力。”

她是美国著名演员,参演的电影有《昆西》《黑金帝国》《Biggie and Tupac》《实习医师》《黑道当家》等等。

自从小李子在1999年和吉娘娘在酒吧“一见钟情”之后,便不舍得放手,仅用5个月的时间便火速订婚。

小李子凭借电影《飞行家》获得奥斯卡最佳男主角提名时,还曾牵着她的手踏上红毯。

2015年,福布斯公布了“全球最赚钱超模榜单”,吉赛尔·邦辰以年收入4400万美元排行第一名。

卡门·伊莱克特拉曾经在百货公司做模特,后来在1996年3月为《花花公子》大胆脱衣,拍摄了一部的录像片,并因此名声大噪。

帕丽斯•希尔顿是希尔顿集团家族的超级名媛,也是著名模特、演员、歌手、作家、商人,有着挪威、德国、爱尔兰、意大利四国血统的混血儿。

2006年,小李子在南非拍摄《血钻》时,遇到了前来走秀捞金的模特芭儿·莱法莉。

2009年,伦敦马球活动结束后,小李子在夜店嗨皮时与偶像组合“小野猫”成员之一的阿什丽•罗伯茨打得火热。

告别了夜店“小野猫”,他又与泳衣模特安妮·芙雅利茨娜频频互动,并且被媒体拍到在游艇上的亲密瞬间。

安妮是俄罗斯超级名模,也是维多利亚秘密的模特,更是各大高级时装品牌的代言人。

这一年很有意思,小李子左拥右抱的同时,前女友芭儿·拉法莉与其复合,还一脸幸福的说:“这是我非常感激的半年。”

2011年8月,小李子在《了不起的盖茨比》试镜期间,认识了布莱克·莱弗利。

与布莱克·莱弗利分手后,小李子在纽约的时装秀上认识了天使超模艾琳·希瑟顿。

蜂腰翘臀,性感迷人的凯特在法国举行的坎城影展上表示:“我们同住一个屋檐下,莱昂纳多人很好,但我担心他对我接受报社采访会有看法,所以我们达成了一个协议,对有关我们恋情的问题只字不提。”

芭芭拉·帕尔文在2012年上过维密秀,2018年再次入选成为“维密新面孔”超模。

2013年,小李子又喜欢上了一位20岁的嫩模,她就是阿莱西娅·里雅宾科娃。

托尼·伽恩生于1992年,是德国新生代嫩模,她拥有身材和标志的五官,曾在2014年上身拍摄写真。

两人分手后,托尼·伽恩凭借超高的颜值,俘获了NBA中的高富帅球员——钱德勒•帕森斯。

她身高170公分,拥有近乎黄金比例的身材,如果身高再多5公分,绝对能在维密大杀四方。

从媒体曝光的照片中可以看出,小李子的肚腩和Ela Kawalec的胸一样抢眼。

2016年3月,小李子和爱尔兰主播劳拉·惠特莫尔被媒体抓包,导致女方与男友分手。

小李子离开酒店,很快就与被称为“甜心炸弹”的天使超模妮娜·阿格戴尔暧昧不断。

妮娜·阿格戴尔以甜美的笑容打进竞争激烈的模特界,她完美诠释了什么叫甜美而不失性感。

“维密天使”洛伦娜·雷,拥有9头身的好身材,网络上人气超高,小李子与她有过3个月的亲密接触。

卡米拉1997年出生在阿根廷,父亲是国际知名男模,母亲是一位演员,而卡米拉本人不仅是维密模特,还上过杂志封面,拍过电影。

听音乐会,一起滑雪,以及和其他前任女友做过的骑自行车压马路,都是他们最浪漫的事情。

所以说,以上这些嫩模,只是被媒体拍到了而已,没拍到的,谁又知道会有多少呢,估计小李子本人也不清楚。并且,小李子眼光很挑剔,从那些著名内衣品牌维多利亚的秘密御用天使超模可以看出,一般的模特根本就入不了他的法眼。

自2008年以来,每每有小李子的新闻传出,吃瓜群众的评论总是“胖了,胖了,又胖了”。

面对外界的嘲笑,他本人则异常淡定的说:“我知道我不如过去好看了,这对我来说,是件好事,这样我就可以专心做一名演员,而非偶像。”

无论垮成什么样,有没有壮硕的身材,这丝毫不影响小李子丰富的感情生活,到了要分手的时候绝对挥刀斩乱麻,再怎样完美的女友,完美的爱情,都不会拖泥带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