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合组织正变得越来越强大”

9月15日至16日,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二十二次会议将在乌兹别克斯坦历史名城撒马尔罕举行。在上合组织“撒马尔罕峰会”进入一周倒计时之时,各国正为峰会共同应对最紧迫的全球和地区挑战与威胁做准备。上海合作组织前副秘书长弗拉基米尔·波塔片科日前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上合组织是一个相当年轻而发展迅速的组织,将继续在瞬息万变的世界中寻找自身定位,“我相信,遵照成员国元首所确定的共同愿景,坚持‘上海精神’以及长期以来所制定的原则、任务和目标,上合组织定能为国际关系带来正能量,造福世界各国和各国人民”。

波塔片科认为,上合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在撒马尔罕这座历史上位于贸易路线十字路口的城市举行,具有特殊重要意义,将为解决当代国际社会所面临的尖锐政治和经济问题开辟一条新道路。“撒马尔罕峰会”期间,与会国将审议多边合作发展的现状和前景,确定现阶段加强上合组织活动的优先事项和实际措施。鉴于新出现的地缘政治现实,成员国、观察员国以及对话伙伴将特别注意加强本组织在参与国际事务中的作用。

波塔片科指出,上合组织“撒马尔罕峰会”将通过一批高质量文件,为各成员国在政治、安全、经济和人文领域的密切互动提供新动力。峰会上,上合组织将发表宣言,集中反映成员国对当今时代热点问题的共同立场,为下一步发展注入强劲动力。

波塔片科说,“撒马尔罕峰会”上伊朗将签署履行上合组织成员国义务的备忘录并被接纳为正式成员,上合组织还将向埃及、卡塔尔、沙特阿拉伯提供对话伙伴地位,启动白俄罗斯加入上合组织程序,以及就给予巴林、马尔代夫对话伙伴地位作出决定。根据现有信息,绝大多数成员国、观察员国领导人,以及土库曼斯坦总统别尔德穆哈梅多夫、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沙特阿拉伯王储萨勒曼等将前往撒马尔罕与会。可以预期,上合组织在“撒马尔罕峰会”后将出现大规模扩员。除前述已经做出的决定外,本组织的一揽子计划还包括受理来自叙利亚、以色列的参与申请,有望将亚美尼亚、阿塞拜疆、柬埔寨、尼泊尔纳入观察员国名单,以及考虑缅甸加入上合组织的愿望等。

波塔片科援引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的话说,从地缘战略角度看,上合组织是少数能够抵抗美西方所强加的单极世界秩序的组织之一,并对世界大多数国家都非常有吸引力。一方面,上合组织内既没有美国那样的霸权领导者,也不是一个对参与国有严格标准和义务的军事政治联盟;另一方面,尽管上合组织创建时间要晚得多,但就国际影响力而言并不逊色。

波塔片科说,日益严峻的国际局势促使上合组织严肃面对一系列挑战,但各成员国依然能够保持最大的自由和机动性。上合组织不向成员国施加任何严格义务,也不干扰其与其他国家和组织建立伙伴关系。

波塔片科强调,上合组织近年来的议程不仅有地区问题,而且还包括全球问题。成立以来,上合组织与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独联体和东盟建立了密切关系,同时还与俄总统普京提出的“大欧亚伙伴关系”这一大规模一体化项目实施相配合。

波塔片科表示,尽管安全问题仍是上合组织活动的关键,但不难看出其关注焦点正逐渐转向经贸合作,这将在“撒马尔罕峰会”期间签署的一揽子文件中得到证实。据世界银行评估,2021年上合组织所有成员国和伊朗的GDP总和达23.5万亿美元,占全球GDP的24%;同年,上合组织成员国之间的贸易额达6510亿美元。

波塔片科指出,近一个时期以来的地缘政治动荡,特别是反俄制裁,促使上合组织国家认真思考如何保护其贸易关系免遭限制。有一条思路是,各国在相互贸易结算中从美元逐步过渡到本国货币。上合组织当前已拥有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举足轻重的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国,随着沙特、阿联酋和伊朗的加入,在能源领域增加本币结算的潜力将进一步得到释放。

波塔片科回忆道,在2017年被任命为上合组织负责国际合作的副秘书长时,他就确定了多个扩大和深化与多边国际组织互动的目标。作为第一步,上合组织秘书处与阿拉伯国家联盟驻北京代表处建立起联系,为阿盟成员国大使、外交使团团长举办上合组织介绍会。正如今天所看到的,5年前播下的种子正在结出丰硕成果。在2021年举行的上合组织“杜尚别峰会”上,上合组织秘书处与阿拉伯国家联盟秘书处签署了合作谅解备忘录。

波塔片科认为,阿拉伯国家争相与上合组织发展关系,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上合组织主要基本文件中确定的确保安全、打击和分裂主义的主要目标和原则及其所取得的成就,对阿拉伯国家具有吸引力。

其次,上合组织所遵循的互信、互利、平等、协商、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的“上海精神”,同阿拉伯世界几千年来的经验非常一致。近一个时期以来,国际关系发生重大变化,一个以多边主义为基础的全新世界正在我们眼前逐渐出现。毫无疑问,阿拉伯国家走上了准备改变世界的道路。

最后,阿拉伯国家感受到来自西方的巨大政治和经济压力,开始寻找能带来安全、稳定和发展的互利合作中心。对一些阿拉伯国家而言,西方已非完全可靠的伙伴。

波塔片科说,预计上合组织空间将不断扩大,从而促使上合组织权威性增强,“为实现此目标,上合需思考本组织大家庭与新成员之间的关系”。

9月15日至16日,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二十二次会议将在乌兹别克斯坦历史名城撒马尔罕举行。在上合组织“撒马尔罕峰会”进入一周倒计时之时,各国正为峰会共同应对最紧迫的全球和地区挑战与威胁做准备。上海合作组织前副秘书长弗拉基米尔·波塔片科日前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上合组织是一个相当年轻而发展迅速的组织,将继续在瞬息万变的世界中寻找自身定位,“我相信,遵照成员国元首所确定的共同愿景,坚持‘上海精神’以及长期以来所制定的原则、任务和目标,上合组织定能为国际关系带来正能量,造福世界各国和各国人民”。

波塔片科认为,上合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在撒马尔罕这座历史上位于贸易路线十字路口的城市举行,具有特殊重要意义,将为解决当代国际社会所面临的尖锐政治和经济问题开辟一条新道路。“撒马尔罕峰会”期间,与会国将审议多边合作发展的现状和前景,确定现阶段加强上合组织活动的优先事项和实际措施。鉴于新出现的地缘政治现实,成员国、观察员国以及对话伙伴将特别注意加强本组织在参与国际事务中的作用。

波塔片科指出,上合组织“撒马尔罕峰会”将通过一批高质量文件,为各成员国在政治、安全、经济和人文领域的密切互动提供新动力。峰会上,上合组织将发表宣言,集中反映成员国对当今时代热点问题的共同立场,为下一步发展注入强劲动力。

波塔片科说,“撒马尔罕峰会”上伊朗将签署履行上合组织成员国义务的备忘录并被接纳为正式成员,上合组织还将向埃及、卡塔尔、沙特阿拉伯提供对话伙伴地位,启动白俄罗斯加入上合组织程序,以及就给予巴林、马尔代夫对话伙伴地位作出决定。根据现有信息,绝大多数成员国、观察员国领导人,以及土库曼斯坦总统别尔德穆哈梅多夫、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沙特阿拉伯王储萨勒曼等将前往撒马尔罕与会。可以预期,上合组织在“撒马尔罕峰会”后将出现大规模扩员。除前述已经做出的决定外,本组织的一揽子计划还包括受理来自叙利亚、以色列的参与申请,有望将亚美尼亚、阿塞拜疆、柬埔寨、尼泊尔纳入观察员国名单,以及考虑缅甸加入上合组织的愿望等。

波塔片科援引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的话说,从地缘战略角度看,上合组织是少数能够抵抗美西方所强加的单极世界秩序的组织之一,并对世界大多数国家都非常有吸引力。一方面,上合组织内既没有美国那样的霸权领导者,也不是一个对参与国有严格标准和义务的军事政治联盟;另一方面,尽管上合组织创建时间要晚得多,但就国际影响力而言并不逊色。

波塔片科说,日益严峻的国际局势促使上合组织严肃面对一系列挑战,但各成员国依然能够保持最大的自由和机动性。上合组织不向成员国施加任何严格义务,也不干扰其与其他国家和组织建立伙伴关系。

波塔片科强调,上合组织近年来的议程不仅有地区问题,而且还包括全球问题。成立以来,上合组织与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独联体和东盟建立了密切关系,同时还与俄总统普京提出的“大欧亚伙伴关系”这一大规模一体化项目实施相配合。

波塔片科表示,尽管安全问题仍是上合组织活动的关键,但不难看出其关注焦点正逐渐转向经贸合作,这将在“撒马尔罕峰会”期间签署的一揽子文件中得到证实。据世界银行评估,2021年上合组织所有成员国和伊朗的GDP总和达23.5万亿美元,占全球GDP的24%;同年,上合组织成员国之间的贸易额达6510亿美元。

波塔片科指出,近一个时期以来的地缘政治动荡,特别是反俄制裁,促使上合组织国家认真思考如何保护其贸易关系免遭限制。有一条思路是,各国在相互贸易结算中从美元逐步过渡到本国货币。上合组织当前已拥有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举足轻重的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国,随着沙特、阿联酋和伊朗的加入,在能源领域增加本币结算的潜力将进一步得到释放。

波塔片科回忆道,在2017年被任命为上合组织负责国际合作的副秘书长时,他就确定了多个扩大和深化与多边国际组织互动的目标。作为第一步,上合组织秘书处与阿拉伯国家联盟驻北京代表处建立起联系,为阿盟成员国大使、外交使团团长举办上合组织介绍会。正如今天所看到的,5年前播下的种子正在结出丰硕成果。在2021年举行的上合组织“杜尚别峰会”上,上合组织秘书处与阿拉伯国家联盟秘书处签署了合作谅解备忘录。

波塔片科认为,阿拉伯国家争相与上合组织发展关系,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上合组织主要基本文件中确定的确保安全、打击和分裂主义的主要目标和原则及其所取得的成就,对阿拉伯国家具有吸引力。

其次,上合组织所遵循的互信、互利、平等、协商、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的“上海精神”,同阿拉伯世界几千年来的经验非常一致。近一个时期以来,国际关系发生重大变化,一个以多边主义为基础的全新世界正在我们眼前逐渐出现。毫无疑问,阿拉伯国家走上了准备改变世界的道路。

最后,阿拉伯国家感受到来自西方的巨大政治和经济压力,开始寻找能带来安全、稳定和发展的互利合作中心。对一些阿拉伯国家而言,西方已非完全可靠的伙伴。

波塔片科说,预计上合组织空间将不断扩大,从而促使上合组织权威性增强,“为实现此目标,上合需思考本组织大家庭与新成员之间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