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尼斯医院只看病不卖药

去年4月至今年1月,杨国森参加中国青年志愿者海外服务计划,作为服务队成员,前往位于非洲北部的突尼斯,从事中文教学志愿服务。

杨国森回国后,亲友们明显感到他有了不小的变化不再为工作不得志而闷闷不乐,不再抱怨工资低、活儿多,不再总是埋头苦干不懂放松……杨国森说,这可能是突尼斯留给他的最大一笔财富学会享受生活。

杨国森:给你讲个数据吧,我所服务的突尼斯市(突尼斯首都编者注)体育文化中心中文班里,最初只有20多个学生。在我临走时,学生人数已达60多名。这些人都是出于个人爱好来学中文的,其中年龄最小的还在念小学,年龄最大的已经70多岁了,是一位退休飞行员。老飞行员每天安排1小时学习汉语,热情很高。

走在突尼斯市的街道上,经常有陌生人热情地用汉语对我说“你好”。上了出租车,还会有司机用汉语表示问候。有时走进路边的便利店,店主还会亲切地用汉语欢迎我。

在突尼斯人眼中,中国是个强大的国家。我的学生中,有的人因为喜欢中国、向往中国来学中文,有的人就是想看看中国人长什么样,还有的人学中文是想来中国留学甚至想嫁到中国来。

杨国森:他们的时间观念比较差,刚开始上课时,经常有人迟到半小时甚至一小时。他们觉得这很正常,不会有愧疚感。问他为什么迟到,回答总是特轻松,比如“睡过头了”。

他们把上课看作是“玩儿”,所以如果上课内容不好玩儿,就不来了。所以我想尽办法让课堂气氛活跃一些。比如教汉字的写法时,我会尽量用古汉语中的象形字来给他们解释、表述,就像在画画一样。

中国青年报:突尼斯人的官方语言是阿拉伯语,民众多用法语,你如何与当地人,尤其是你的学生交流?

我们一起的志愿者当中,有武术教练和乒乓球运动员,他们与学生的交流确实有困难,很多时候要用手势和表情来表达意思。但没有关系,一些会英语的突尼斯朋友得知我们来突尼斯,主动找到我们,不要任何报酬,纯粹就是希望和中国人交朋友。

有一次我们一个志愿者生病了,当地一个朋友的父亲带他去医院看病,所有的医药费都是那位父亲出的。

杨国森:我听那个去看病的志愿者说,突尼斯医院只负责“看病”,不管“卖药”。医生诊断病情后,开出方子,病人需要拿着方子去外面的药店买药。当地人说,突尼斯人不担心医生开高价药拿提成。突尼斯的药品价格没什么猫腻儿,只有价廉物美、信誉良好的药店才有生存空间。

中国青年报:与国内相比,突尼斯市的物价怎么样?那里的年轻人有找工作和买房的压力吗?

杨国森:跟国内相比,那里的东西比较便宜。我们大多数志愿者每月的花销只有200第纳尔(突尼斯货币编者注),不到1000元人民币。

但一个当地人告诉我,突尼斯大学生也存在就业难问题。一个28岁的突尼斯朋友告诉我,他至今没找到女友,原因是他没钱、没房。他说,靠自己目前的工资水平,供一套房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

尽管如此,那里的年轻人依然很享受现在的生活。如果不是我主动提起工作和房子,他们绝对不会去考虑这类问题。对他们来说,“明天的事明天再考虑”。

杨国森:喝咖啡。突尼斯市的大街小巷遍布各式各样的咖啡馆。我几乎每天都要跟突尼斯朋友出去喝咖啡,而且中午、下午、晚上都要喝。平时,年轻人也都是在喝咖啡的时间互相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