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尼斯高等语言学院汉语教授洛特菲:与汉语结缘

提起学习汉语,洛特菲以中国人惯用的缘分来形容。上世纪60年代中期,10岁的洛特菲平生第一次在咖啡杯的底部看到了陌生的“方块字”。出于好奇,他从老师那听说是来自遥远的东方文字,后来他还了解到万里长城、和农业革命等,从此“方块字”和东方文化就成了洛特菲心中难以割舍的惦念。

1976年高中毕业,以数学为主科、且成绩优异的洛特菲,却“鬼使神差”般的申请了到中国学习汉语的奖学金。当他与同学打点行装来到北京语言学院报道时,还是目不识丁的中文文盲。然而,4年的大学生活,凭借对汉语的热爱、对中国文化的痴迷,以及刻苦的学习和语言天赋,洛特菲以最优成绩毕业,并获得了赴法国继续深造的机会。洛特菲回忆,还是缘分的使然,他此时已经确立了四个毕生奋斗的目标:一是在突尼斯的大学里建立汉语本科教学专业;二是在突尼斯高中开设汉语基础课;三是在突尼斯本土培养出汉语博士;四是在突尼斯成立“中国研究中心”,为人师表、推广汉语教学和传播中华文化已成为其毕生挥之不去的最大梦想。

经名师推荐,巴黎第7大学破格接受洛特菲攻读语言学博士学位。又是4年“寒窗”,洛特菲在著名的“表述语言学”泰斗、法国古里奥立教授的指导下,以《法汉动词比较研究》的论文通过了答辩,1984年突尼斯第一位汉语博士诞生。此后,洛特菲被一家法国信息技术公司聘用,参与开发汉字输入技术,尽管优厚的待遇和安逸的生活令人羡慕,但年轻的博士仍心系汉语教育。

1988年洛特菲怀揣梦想与满腹学识,毅然决然的回到了阔别12年的突尼斯,到突尼斯高等语言学院开始任教生涯,其首要目标就是积极争取将汉语选修课改为本科专业。1992年,洛特菲担任语言系主任后,推动的力度进一步加大。到1998年,10个春秋的不懈努力喜获结果,高教部批准第一届20余名汉语本科生入学。随后,洛特菲与4名中国派来的教师共同担负起4个年级的全部教学任务。

2002年,首批汉语本科生即将学成,洛特菲已经考虑到他们的就业和汉语教育的长远规划,在高中建立汉语基础教育的第二个目标水到渠成。,一方面,可为汉语毕业生安排理想的工作,让他们学有所用、有所作为;另一方面,又可在高中建立起汉语基础教育,提高汉语教学的总体水平。为此,洛特菲在教学工作之余,积极奔走呼吁、组织编纂小组、承担起高中课本的编写任务。依靠扎实的语言学功底和教育学经验,相继出版了《龙一》、《龙二》两本既科学、又实用的汉语教材。而洛特菲又投入到义务培训中学汉语教师的工作当中,成了教师们的“教书先生”。繁重的教学任务、长期的加班工作、高度紧张的精神状态,使洛特菲积劳成疾。颈椎手术与强迫障碍症的折磨,既耗费了洛特菲大量的金钱,又不断困扰着他的精力与体力,亲朋好友还埋怨他走上了一条辛苦与清贫经名师推荐,巴黎第7大学破格接受洛特菲攻读语言学博士学位。又是4年“寒窗”,洛特菲在著名的“表述语言学”泰斗、法国古里奥立教授的指导下,以《法汉动词比较研究》的论文通过了答辩,1984年突尼斯第一位汉语博士诞生。此后,洛特菲被一家法国信息技术公司聘用,参与开发汉字输入技术,尽管优厚的待遇和安逸的生活令人羡慕,但年轻的博士仍心系汉语教育。

洛特菲在突尼斯教育界成就了多项首创,第一位获得汉语语言学博士头衔的突尼斯人;第一名任教于大学的突尼斯籍汉语教师、教授;第一个推动突尼斯高教部在高等语言学院建立汉语本科教育的系主任;第一位主编高中汉语教材,让汉语走进突尼斯基础教学领域的开拓者。如今,年逾花甲、以退休身居“二线”的洛特菲,依然不愿离开三尺讲台,不能放弃汉语教学和他的学生们,而且他还要为在突尼斯成立“中国研究中心”这个最后的奋斗目标而不懈的奋斗。(记者 孙健)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