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情况?这个能源超级强国股市一年涨了近36%

沙特阿拉伯一直以来给我以古老而神秘的形象,因其原油产量长久保持世界第一,又被很多人称为“能源超级强国”。

国人似乎并不太注意沙特股市的表现。老邢用Wind手机终端搜索了沙特股市的关键词(Tadawul),结果只显示了23条讯息,可见其股市在国内市场的关注度较低。

但不管是否得到国内市场足够的关注,这个石油王国的股市在最近一年来出现了大幅度的增长。如下图所示,截止2022年1月18日,沙特联交所指数(Tadawul All Share Index)一年内稳定向上,增长了约36.2%。

横向比较世界各主要股票市场,同一时段内,法国CAC指数增长约28%,道琼斯工业平均涨了近16.1%,日经指数增长约1.1%,德国DAX指数与上证综指都几乎不涨不跌,沙特股市的整体涨幅在全世界范围内保持领先。

从下面的图表显示,Tadawul指数从2021年1月17日到2022年1月17日的年化波动率(红色线的同期波动率的(蓝色线);这一年内,其月均波动率为14.67%也同样低于S&P500的月均15.73%。显示出Tadawul指数相比美国大盘蓝筹股具备较低的风险。

再来看估值情况。如下图表所示,随着Tadawul指数从2021年一月到2021年十二月的持续上涨,其月度PE却逐步下降,显示出上市公司盈利能力面的良好趋势。作为对比,根据Yahoo Finance的数据,S&P 500在同期的月度PE都高于Tadawul指数的PE,比如12月份S&P 500的PE为27.35,Tadawul指数的PE为20.56。

上述这些分析可以明确体现出Tadawul指数在过去一年的不管是收益率上还是风险上都表现出色,其所含的上市企业的盈利能力即使对比美国大盘蓝筹股也能占据上风。

到底什么是什么原因使得这个世界最大产油国的股市在过去一年中表现如此出色?Tadawul指数能不能继续保持良好态势呢?

“股市是经济的晴雨表”这句话常常被人用来形容一国股市和该国宏观经济的关系。

当国内经济快速增长时,上市公司普遍的盈利增长也会变得更快,则在企业的股票不发生大规模增发或者债转股时,股价所反映的企业内在价值必然提高,所以股指即使短期有所波动,中长期应该还是向上的。

从下图表上可以看出,在2020年全球疫情影响下,沙特阿拉伯GDP出现负增长,跌幅达到约4.1%,这在中东海湾主要产油国家中低于伊朗的3.4%,但好于阿联酋(-6.1%)、科威特(-8.7%)以及伊拉克(-15.7%)。

然而,据研究机构Statista近期公布的预测,沙特阿拉伯2021年的GDP增长率将达到2.9%,有望创近6年来的新高。

如下图来自Statista的数据显示,在2019年石油板块占到了沙特总GDP的31.5%,虽然从趋势上说,从2018年起,石油所占的比重已经开始较明显的下降,但依然是沙特经济的最重要命脉。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预测,伊朗2021年名义GDP约为1.08万亿美元(世界17),沙特的名义GDP约为0.84万亿美元(世界19),两者体量相当,非常具有可比性。根据IMF数据,在2017年,同是海湾最重要产油国的伊朗占据GDP第一份额的板块却是服务业(55%)。可见,沙特高度依赖原油。

从产量上来讲,截至2021年10月底,根据欧佩克组织公布的数据,沙特每天的石油产量达到了约680万桶,为2020年第一季度疫情世界范围内爆发以来的最高,燃料产量为约980万桶/天,同比增幅达到了9%。

据阿拉伯新闻网报道,2021年沙特原油产量的迅猛增长主要是由于出口的大幅增加,2021年中其石油出口量已经达到了自2019年四季度以来的最高量。

如下图来自Oilprice的图表显示,WTI原油期货从2020年底的47.62美元/桶一路上涨到2021年1月18日的85.5美元/桶,涨幅高达79.5%,也创下了2014年10月以来的新高。

据中国能源网近期的一篇报道指出,自2021年开始的国际油价持续走高主要源自于供应端的整体收紧以及下游购买方的原油库存大幅降低有关。

在供应端,世界主要产油国里的哈萨克斯坦和利比亚等国家原油供应陡然下跌,而这两个国家在2020年排在世界原油年产量的第18和第30位。与此相对照,沙特在2021年的石油供应并没有计划外的猛烈下跌。

在下游采购方面,2021年世界经济虽然整体上仍然受到新冠奥密克戎等变异毒株的负面影响,但整体恢复趋势没有中断,各国实体经济和消费领域对石油的需求在波动中不断向上。

比如,据美国能源部的信息显示,美国原油库存在2021年底逼近三年来的最低水平。

另一个推动石油价格持续上升的因素是美元汇率的走低。2021年美国央行的持续放水导致美元汇率走低,而国际石油市场主要是用美元计价,美元的走低能大幅推高油价。

虽然对像沙特这样的原油出口国来说,本国汇率相对美元的升值将使得其出口利益受损,但原油价格的上升可以完全覆盖这部分损失。

说到这里,我们不得不提到最能体现沙特股市和本国石油开采产业关系的一家企业:沙特阿美。

沙特阿美全称是沙特阿拉伯国家石油公司,业务覆盖从开采、炼制到销售的石油全产业链。2019年12月,沙特阿美正式登陆Tadawul股票市场,成功融资256亿美元,成为史上最大的IPO。

截至2020年,其拥有世界排名第二的石油储量,以及世界第一的石油日产量。在《财富》杂志按照企业年收入排出的2021世界500强企业中位列世界第14,沙特国内第一。

沙特阿美是沙特股市上市值最大的股票,截止2021年1月,有近2万亿美元的市值,在世界范围内也常年保持前三。可以说是沙特Tadawul指数中的指标性股票。

从下图所示的其股价走势上看,整个2021年,股价波动较大,一度到达37.9元的历史高位,截止1月18日收报于36.95元,近一年增长为5.7%,PE为22.53,五年月Beta值为0.39,显示出大盘蓝筹股的普遍特点。

公司基本面上讲,2021年年收入相较2020年收入上涨超过50%,EBIT(息税前净利润)同比上涨近71.7%,展现强势复苏势头,与沙特2021年的整个石油经济发展保持同步。

沙特股市中除了国有石油产业的公司占据龙头以外,越来越多的私营企业正起到显著的作用,要了解沙特股市增长的动因,还需分析其非石油经济的状况。

前文提到石油经济一向是沙特整体经济的命脉,但我们还是要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不能机械地希望用教科书般的刻板条框来看待沙特的经济发展。

近年来,沙特政府一直都在用各种方法发展非石油经济,以期将沙特从过于依赖石油产业的经济“独木桥”上拽出来。

近年来这些“多元化”经济发展措施起到了效果,从2018年起,沙特GDP中的非石油私营经济总量已经超过了石油经济总量。截至2019年底,非石油私营经济已经占沙特总GDP约45.8%。

2021年沙特非石油私营经济的良好发展还能从其股市IPO中展现。据沙特官方监管机构CMA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2021年有15家私营企业在其国内上市,其中除了少数几家为管道公司以外,绝大部分都是属于零售和服务业的非石油经济。相比较,2020年只有8家私营企业上市。

据金融时报去年底的一篇报道显示,从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后,越来越多的沙特家族企业开始意识到上市企业在再融资对抗疫情所带来的销售下降方面的强大优势,这也是导致越来越多沙特家族企业开始考虑做大做强并最终上市的原因之一。

在沙特政府层面,其实从数十年前就开始布局非石油产业的其它高科技领域。其中最著名的要数在2009年建立了被誉为“世界最土豪大学”的沙特国王科技大学。

正所谓国家要强,科教先行,沙特对于高科技教育领域的投入是绝不含糊的。为了吸引全世界的优秀人才,沙特国王科技大学不管从各种豪华的硬件设施还是上不封顶的奖学金等软件设施都向高等教育界第一流大学看齐。

据说给一个优秀助理教授开出的年薪是40万美元。成立刚过10年,已经连续多年排在软科世界大学排名的前150位。这所大学专攻于理工科和高精尖前沿科技领域,如果其能保持这种发展态势,则对沙特未来的非石油经济发展将起到“压舱石”的作用。

除此以外,据经济日报报道,沙特政府在2020年到2021年积极推动太阳能光伏产业和风电发电站项目,并成立了旨在推动本国产品出口的进出口专门银行。

对于沙特股市能否继续高歌猛进,还需回到对沙特经济的预测上。老邢认为沙特经济今后一段时间的重头戏依然得看石油产业。

就拿2022年来说,摩根大通预测WTI的年平均油价为每桶80美元,而布伦特石油的平均交易价格约为每桶75美元。

基于此,在去年底金融时报的一个采访中,沙特政府部门官员预测,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出口国,沙特阿拉伯的经济预计将在2022年增长7.4%。并且自2014年石油价格剧跌以来,2022年沙特将第一次有高达240亿美元的预算盈余。这240亿美元的盈余或将占其国内生产总值的2.5%。

据悉,这笔盈余将被主要用来补充储备资金以及投资于各类产业。包括优先投资于使得经济更加多样化的项目。这些项目将致力于将沙特变成一个区域物流和金融中心,以及全球旅游目的地。

虽然老邢对于沙特Tadawul指数未来的走势依然无法做出任何判断,但由于沙特外向型经济的持续发展,以及其股票被不断列入MSCI EM等国际主流基准指数中,我预计沙特Tadawul指数以及其经济发展将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