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洛哥出现复兴混乱的社会秩序得以安定

随着阿拉维人对萨阿德家族进行了驱逐,摩洛哥混乱的社会秩序得以安定,逐渐走向独立,同时也加强了以英格兰为主的欧洲国家的经贸,当中犹太人担任着重要角色。在穆莱伊斯玛仪的统治下,摩洛哥的文化发展出现了高峰时刻。

15世纪,葡萄牙人利用瓦塔西德一马林王朝之间的对抗态势,夺取了休达、阿卡斯尔萨吉尔、丹吉尔和阿尔兹拉。虽然西班牙完成了“收复失地运动”,但仍继续与葡萄牙联合发动十字军东征,并在1497年夺取梅利利亚。在曼努埃尔主教的号召下,葡萄牙占领了大西洋沿海城市。如在1502年、1504年、1508年和1513年分别占领杰迪代、阿加迪尔、萨非和艾宰穆尔。

实际上,随着地中海和大西洋出口被封锁,马拉喀什在1515年已经处于包围之中。摩洛哥的分裂似乎为期不远了。然而,摩洛哥南部的谢里夫并不安静,他们发动各种抵抗运动,反对葡萄牙的入侵。他们联合隐士和苏菲派,聚集在摩洛哥南部萨阿德部族的周围——该部族声称是阿里和法蒂玛外孙的后裔。雅克贝尔克认为,历史学家低估了宗教怨恨和宗教抵抗运动。正如殖民时期和非殖民化时期所显示的那样,宗教领导人和共济会领袖,诸如贾祖利亚的建立者本苏莱曼贾祖利提升了民众的意识,并动员民众参与运动。萨阿德家族认为,瓦塔西德人办事效率低下。他们对瓜分苏丹领土的基督教入侵不屑一顾。

萨阿德王朝始于加伊姆,它以牺牲瓦塔西德人和欧洲人为代价,增强自己的力量并对外扩展。该王朝在1524年、1549年先后夺取了马拉喀什和费赞。1541年,萨阿德家族将葡萄牙驱逐出阿加迪尔,迫使后者放弃萨非和艾宰穆尔,重新打开了从摩洛哥到大西洋沿岸、从西非到大西洋的食糖和黄金贸易的大门。

萨阿德王朝成功地击败葡萄牙后,将注意力转向瓦塔西德王朝,后者有阿尔及尔摄政国的帮助。由于阿尔及尔有实力的贝勒贝萨拉赫拉伊斯干预此事,1554年,瓦塔西德人和奥斯曼人短暂地占领费赞。第二年,瓦塔西德王朝的领导人阿布哈苏恩在一次战役中被杀,柏柏尔人王朝随之结束。谢里夫王朝再次建立后,萨阿德王朝了苏菲派和北非修士的动乱。

谢赫苏丹试图结束奥斯曼帝国干预摩洛哥现状。为了对付土耳其人,他调解与西班牙的矛盾,反对奥斯曼帝国控制地中海。苏丹不理会西班牙在梅利利亚、奥兰和梅尔斯凯比尔的居民,有意触犯摩洛哥和奥斯曼人的忌讳。他向土耳其人控制下的特莱姆森进军,后者从来没有同萨阿德王朝作对。奥斯曼帝国后来对谢赫采取报复措施,于1557年派人暗杀了苏丹。当时,谢赫认为自己是马赫迪或公正的导师,成功地确保了摩洛哥的独立地位。

加里卜苏丹继承了谢赫的政策。为确保萨阿德王朝的统治,他发起了反对苏菲派、修士和兄弟会的运动。苏丹认为这些组织威胁了萨阿德王朝的权力基础和合法地位。加里卜下令修建了许多著名的公共工程,值得注意的是马德,如伊本优素福和马拉喀什寺。他还显示了自己在城市设计和规划方面的独特兴趣。在加里卜的统治下,萨阿德王朝与西班牙维持了战略友好关系,停止干预和摩里斯科人的叛乱。随着葡萄牙恢复对摩洛哥领土的野心,萨阿德王朝的统治也更加安全了。

由于葡萄牙与印度、东印度群岛和巴西殖民地的诸多商业网络,葡萄牙获得了极大的成功与巨额财富。然而,由于王朝内部的派别内订、信仰不同以及“收复失地运动”推动下的十字军东侵的影响,君主制政权重新侵略马格里布地区。因此,塞巴斯蒂安国王重新调整了约翰三世的葡萄牙政策。前者是全球视野,后者为地区眼光。

患有狂想症的塞巴斯蒂安,神秘而充满激情地寻找机会,以实现他在马格里布地区的野心。加里卜死后,出现了一连串有争议的事情。继位的穆塔瓦基勒遭遇其叔父阿卜杜勒马利克的反对,前者得到奥斯曼人和西班牙人的支持。随后,阿卜杜勒马利克击溃穆塔瓦基勒,后者逃亡葡萄牙,并与塞巴斯蒂安国王结成盟友。塞巴斯蒂安国王不听叔父西班牙国王菲利普二世的劝告,决定冒险入侵摩洛哥。这时,萨阿德家族参与这支装备现代武器的军队。军队纪律严明,装备精良,士兵为皈依教的基督教徒,他们是能征惯战的安达卢西亚人。

1578年7月12日,卡斯尔卡比尔附近爆发了马哈兹尼谷之役。由于军队劳师远征、实力悬殊,塞巴斯蒂安国王战死,穆塔瓦基勒溺水而亡,阿卜杜勒马利克得了心脏病,在战役刚开始就死去。阿卜杜勒马利克的亲弟弟艾哈迈德成为苏丹,并在第二次战役中大获全胜。艾哈迈德获得了曼苏尔,即“胜利者”的美名。曼苏尔是摩洛哥历史上最精明能干的苏丹。他以其强硬的统治风格保护了摩洛哥,免受西班牙和奥斯曼帝国入侵的野心。他也与英格兰关系密切。萨阿德王朝的势力在他统治时期达到顶峰。

曼苏尔在行政管理方面成就非凡。他成立了马赫赞,大致意思是中央机构,包括苏丹直接控制下的领土。不属于摩洛哥,但在吞并计划之内的领土被称为“化外之地”。这些领土上的民众不承认苏丹权威,是“叛乱”之地。曼苏尔定都马拉喀什,修建了壮丽辉煌的王宫。

曼苏尔统治下的王朝是摩洛哥历史上最辉煌的王朝之一。他从国外引进技术工匠,鼓励发展商业。所作所为实实在在地体现了跨文化的特点,如商人来自和基督教土地,特别是英国人,商品交易范围包括皮革、黄铜、蔗糖以及硝石。再者,苏丹修建的大型公共建筑壮丽辉煌,显示其最高权威。据说,莎士比亚的《威尼斯商人》就是以摩洛哥王子为原型,奥赛罗的原型就是曼苏尔。

苏丹擅长玩弄权术。得知阿尔及尔摄政王乌卢杰阿里计划派兵进攻后,曼苏尔于1581年将一份厚礼送往君士坦丁堡。奥斯曼帝国苏丹对摩洛哥君主的慷慨大方印象深刻,便命令乌卢杰阿里停止攻打曼苏尔。对于伊比利亚半岛的博弈,苏丹的政策扭捏作态。安东尼奥修道士对葡萄牙王位垂涎三尺,他有英格兰的支持,也希望得到摩洛哥的帮助。然而,摩洛哥从来没有兑现诺言。1590年,安东尼奥企图接管西班牙王位,但遭受惨败。塞巴斯蒂安国王死后,继承西班牙王位的国王菲利普二世从阿斯拉撤退。就在一年前,他还允许曼苏尔占领大西洋沿海的重要港口。曼苏尔继续与西班牙缓和关系,但双方猜忌日深。安东尼奥修道士惨败后,摩洛哥与英格兰关系冷淡。然而,伊丽莎白国王与曼苏尔互通信函,后者在信中表达了征服西班牙、拥有新世界的构想。如上所述,博尔努的伊德里斯阿劳玛向曼苏尔请求援助。摩洛哥和博尔努是否签订正式协议,我们还不得而知,但统治者向苏丹求助这一事实表明曼苏尔声威远播。

曼苏尔缅怀穆拉比德王朝的历史往事,于1591年率兵入侵苏丹。尽管当年穆拉比德王朝在与加纳王国对阵时大获全胜,但诸如马里和桑海等苏丹帝国成功地阻止了摩洛哥的进攻。穆拉比德的入侵中断了传统意义上以金换盐的贸易模式,但后来该贸易又重新开始。曼苏尔认为自己是一个哈里发,怀有统一乌玛的神圣使命。

然而,乌里玛对苏丹的战争计划和行动发出抗议,声称进攻另一个国家是不道德的、不公正的。曼苏尔反唇相讥,指出他想重新确立在安达鲁斯的地位,为达到这一最终目的,必须拥有巨大的资源。苏丹不顾乌里玛的宗教与道德目标,继续追求他扩张式的对外政策。摩洛哥远征军名叫加瓦哈迪,是由一位基督教皈依教的人士领导的,他在通迪比—役中,击败了桑海帝国的军队。1591年3月,加瓦哈迪占领高,—个月后夺取廷巴克图。加瓦哈迪接受土耳其人的任命,成为帕夏或总督。加瓦哈迪同意与桑海帝国妥协。曼苏尔对此心怀不满,派遣马哈茂德本替换了帕夏,此辈冷酷无情且野蛮粗野。后来,桑海帝国遭受了重大且无可挽回的损失。曼苏尔死后不久的1603年,摩洛哥人撤出苏丹,但这个国家已经处于分崩离析、经济上积贫积弱的状态。实际上,盛行几个世纪的黄金贸易由于三个重要原因而逐渐萎缩:战争使得商业混乱无序;多年开发使得金矿资源殆尽;新世界的黄金源源不断的来临。

萨阿德王朝的遗产因其自相矛盾而难以作出准确的评估。王朝之所以能够崛起,是因为其谢里夫的地位以及萨阿德人不屈不挠地反对怀有敌意的欧洲国家剥削摩洛哥。尽管萨阿德王朝极力争取谢里夫的特权,但反对他们的权力,讨厌他们的自负心态——特别是奥斯曼人和乌里玛的骄傲自大。再者,萨阿德一旦掌权,就与基督教国家实行和解,尽管有勇无谋的塞巴斯蒂安的冒险部分地遏制了奥斯曼人的好战精神。萨阿德王朝明确提出要出资修建建筑,展示美学艺术。他们在马拉喀什修缮的历史遗迹,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如巴布杜卡拉和穆阿斯姆寺。他们为基督教俘虏修建了医院,为犹太人修建了崭新的住所。萨阿德皇室陵墓的诸多装饰用品受到马穆鲁克的深刻影响,其壮丽的王宫也表明萨阿德王朝的辉煌,后来被阿拉维人毁坏的巴迪阿遗迹就可以证明这一点。优素福马德成为摩洛哥最大的宗教学校。在曼苏尔统治期间,一些知名学者家族,如法斯允或法西家族在费赞定居。他们在未来250年里,成立了许多扎维亚,撰写了无数多的宗教论著和文学作品。由于苏丹发动战争,一些知名的西非乌里玛被迫流放到马拉喀什。这些人包括卡迪奥马尔和他的堂兄艾哈迈德巴巴,艾哈迈德巴巴作为一个受尊重的教师和学者而获得崇高的威望。扎伊丹苏丹允许他回到廷巴克图。

曼苏尔施行绝对专制主义统治。他死后,萨阿德家族同室操戈、内战不断,还不断应付隐士的强有力挑战。拉巴特和塞尔要求自治,并勾结海盗对抗西班牙、英格兰和爱尔兰。臭名昭著的欧洲“叛教者”、荷兰人扬斯基也叫穆拉特拉伊斯和混迹江湖的摩里斯科人经常指挥海盗船只,横冲直撞。与此同时,苏丹还遭受着瘟疫大流行的折磨。

曼苏尔可能死于瘟疫。然而,历史的车轮并没有停止。另一个谢里夫王朝崛起,解救处于危机中的摩洛哥,这个王朝就是阿拉维王朝。他们声称是阿里和法蒂玛的儿子,也是殉难的侯赛因的兄弟哈桑的后裔。

阿拉维穆莱拉希德征服摩洛哥,驱逐了萨阿德家族,使这里混乱的社会秩序得以安定。1666年,他夺取费赞。1669年,占领马拉喀什。拉希德尊重学术研究,于1670年在费赞成立了乞拉提尼宗教学校。拉希德在一次狩猎中意外死去,他的兄长穆莱伊斯玛仪继位,并通过制服叛乱部族保证了君主国的安全。他组建了一支名叫阿比德的特殊军队。他凭借这支势力强大的军队,畅通无阻地进入“化外之地”,要求马格尔部落重新效忠苏丹。摩洛哥军队到达萨赫勒南部,曾短暂地占领今毛里塔尼亚的领土。

阿拉维人收回了欧洲国家在摩洛哥的飞地,这些领土包括1681年曼苏尔、1689年阿莱斯、1691年阿斯拉从西班牙手中收复的土地。他们还包围了欧洲国家在地中海的军事要塞,并威胁要邀请法国人到塞内加尔。1662年,英国从葡萄牙手中接收丹吉尔。但在摩洛哥的压力下,1684年英国从丹吉尔撤军。摩洛哥苏丹大力推进海盗事业,从海盗的战利品和人质赎金中获取暴利。他在外交上也十分活跃,意与法国结盟。穆莱伊斯玛仪建议路易十四国王皈依教,或者至少成为一个新教徒相邻的奥斯曼人不断发出威胁,煽动柏柏尔人叛乱。1679年、1682年和1695—1696年,摩洛哥占领阿尔及利亚领土以示惩罚,警告奥斯曼人要承担让苏丹不快的后果。

穆莱伊斯玛仪赞同将梅克内斯作为王朝的首都。他修建的王宫可与路易十四的王宫相媲美。正如理查德帕克所说:“在某种意义上说,至少穆莱伊斯玛仪比路易十四优秀。他具有内在的品质。在某种程度上,他与费赞的乌里玛相对抗,后者含蓄地对阿比德在法律和道德层面的合法性以及他的专制主义提出质疑,他的专制主义导致对梅克内斯重新定位。苏丹认为阿比德就是他的奴隶,尽管阿比德中部分是自由的。在乌里玛看来,“奴隶军队”与沙里亚自相矛盾。穆莱伊斯玛仪没有听从这些宗教学者的建议,相反却迫害他们,结果造成经注学研究停滞不前。在阿本纳斯尔看来:“他的统治标志着摩洛哥宗教——文化创新的高峰……最为重要的是,减少了乌里玛在社会中的影响。

摩洛哥经济上与欧洲国家,特别是与英格兰的贸易活动极为活跃。犹太人扮演了中介角色。尽管苏丹从个人商业垄断中获利丰厚,但也将一些特殊的商品出售给合作经销商。苏丹入侵“化外之地”和萨赫勒地区的目的是维护摩洛哥的权威,独占跨撒哈拉地区的贸易。

毫无疑问,穆莱伊斯玛仪既是精力充沛的苏丹,也是一个反复无常、贪婪粗野的统治者。而且,他也没有对自己的王位继承问题作出安排。他死后,没有一个人能做到像他那样专制。特别是阿比德使得苏丹王国很不稳定。萨赫拉和撒哈拉地区的摩洛哥权威也逐渐削弱,直至彻底消失。

本阿卜杜拉在摩洛哥的发展中始终担任着重要角色,在斗争与内战一直持续到上台,通过废除阿比德制度,重新确立了社会秩序,为摩洛哥的和平发展创造了条件,自此摩洛哥的经济和文化迎来了高峰的发展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