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河南人非洲四国打工13年失业后旅行意外娶了突尼斯媳妇

91年高中毕业后,因为没有考上大学,便外出打工,先是去的大西北地区,当了五年的铁路建设工人。24岁结婚后,为了过好日子,在家务农了几年,可妻子是一个非常糊涂的人,经常和我吵架,最后我又出去打工,但妻子的出轨,让我无法接受,29岁那年经历了离婚,两年后,我便随着工程队到了非洲打工。

在非洲打工13年时间,先后在安哥拉、埃塞俄比亚、刚果、肯尼亚工作,那个时候出国打工对于农民工来说是一件非常棒的事情,首先工资高,而且可以领略国外的美景,可呆的时间长了,也会腻。

2016年随着肯尼亚单方面叫停位于肯尼亚首府内罗毕的乔莫·肯雅塔机场,我也就失业了。但此时的我并不想回国,好在十几年的打工生涯,学会了英语、西班牙语、还有法语,让我有了在国外继续呆下去的资本,后来还娶了一位漂亮的突尼斯媳妇。

1973年,随着我的出生,我们家的人口也来到6口人,在我之前就有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我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作为家里的老幺,当然会受到全家人的宠爱,所以小时候基本上没吃过什么苦,比起哥哥姐姐,我是幸福的。

但这并不代表就不用干农活,到了十一二岁的时候,依旧要学会干活,毕竟是农民的儿子,长大后大概率会和土地打交道,但我对种地一点兴趣都没有,为了躲避干活,就下定决心要好好学习。

父亲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看到我对学习如此认真,于心不忍,让我专心学习,家里的活父亲和两个哥哥干就行了。

我也算是争气,从初中到高中很顺利,可那个年大学不容易,最后还是名落孙山,这也意味着我要离开学校,回到村里当农民。当时已经是九十年代,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袭来,很多人选择外出打工,我也不例外。

拿着仅有的200元,然后跟着四叔去了大西北地区,当了五年的铁路建设工人,本以为会比当农民轻松,可谁知并不是这样的。那个时候的大西北地区,干旱、尘土飞扬、夏天高温,像是炼狱,但大家都在咬牙坚持着,因为这条铁路对于整个中国来说,意义非凡。

五年时间很快,我也从一个稚嫩的小伙子,长得高高壮壮的,还留起了胡子。男孩子长大了,父母就会操心婚姻大事,我也是如此。我当时还在西北地区,父母就给我介绍了一个对象,这段感情,仅仅是从一张照片开始。

临近年底,我回到河南老家,与相亲对象见过一次面,便订婚了,那个时候老实,根本不懂得挑剔,只要父母满意,我怎么都行。两个月后,在农历二月底的时候便结婚。

新婚燕尔,也就没有了外出打工的都算,和妻子在家里务农,妻子是干农活的一把好手,可她的脾气亦是如此,我们刚结婚就开始吵架,即使怀孕期间也是如此,她是一个非常挑剔的人,而且很霸道。

坚持了几年,孩子也大一点了,我便外出打工,可随之而来的是父亲的一封信,告知我:“你媳妇和别人好了。”

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让我麻木在工地,辞掉了工作,回到家办理了离婚手续,孩子由我父母照顾,我则在外面继续打工。

干了两年,心里还是无法走出曾经失败的婚姻阴影,好在运气好,我所在的工程队承接了国外的工程,作为劳务外派人员,便到了安哥拉,对于出国,那个时候从未想过这种事,现在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当然既兴奋,又充满好奇。

当时在国内打工不需要做体检,但是去国外是必须的,身体很健康,到了安哥拉,才发现外国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好,枯燥、烦闷、无休止的工作。

但这就是农民的命运,唯一好的一点,是比国内多挣钱,大概多一别多的工资,也算是给了一点安慰。

这边结束,便又去下一个国家,长达13年的外国打工生涯中,我只回了两次家,女儿对我很陌生,让我有种失败感,但她心里是开心的,因为她的父亲是在国外工作,说出去多少满足了一下虚荣心。

当时想着,再干几年时间,就回老家盖楼,然后踏实过日子,也没有想过二婚的问题,可时运不济,在2016年,我在肯尼亚工作,再有一年多时间就完工,可是肯尼亚人不守信用,单方面撕毁协约,工程被迫停工,而我当时并不想回国,一是觉得自己还没有赚到太多钱,二是回去不知道干什么。

成百上千的工人,留下来的只有十几个人,我后来去了突尼斯旅行,在这里意外遇见了我后半生的挚爱。

突尼斯位于北非,这个国家的人,并非都是黑人,也有白人,而且经济发展得也不错,旅游的过程中,我认识了一位单亲妈妈,她带着两个孩子生活在娘家,人非常勤快,也很朴实,可以说是一见钟情吧。

她叫纳赛尔·莉娜,是一个有着一米七身高的女人,我到突尼斯的第五天便去了莉娜家里做客,受到了她们全家人的热情欢迎。莉娜有一个哥哥,知道我是中国人后,非常希望我能带他到中国旅行,我便答应了下来。

可我当时的身份是游客,签证很快便回到期,后来莉娜说:“你和我结婚吧,我愿意做你的妻子,只要你不嫌弃。”这个建议被我采纳,但结婚的过程很麻烦,四个月时间才办理成功。

在突尼斯,认识了不少国内的朋友,大概有十几个,有的是在这边经商,也有的开中医诊所,总之日子过得还算不错。

我拿出一部分积蓄,在突尼斯开了一家超市,维持一家人的生计,至今也有差不多五年时间了。

其实能够遇见莉娜属于意外,因为曾经打算多游览几个国家,如果找不到合适的工作便回国,谁曾想,却永久地留下来了。

在突尼斯时间长了,也喜欢上了这里,我女儿如今也大学毕业,要不是因为疫情,也来到我身边了,如今我和莉娜有了孩子,一家五口生活的很愉快,但落叶归根的念头,一直萦绕在心头,不知道未来有没有机会回到国内生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