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尼斯会否成为第二个埃及

新华网突尼斯8月8日电(记者陈斌杰)突尼斯制宪议会主席本·加法尔6日宣布暂停制宪议会工作,敦促国内对立政治派别重开谈判。自7月25日一名反对党议员遇刺身亡以来,突尼斯多地爆发了大规模,要求解散议会和现政府,引发政局动荡。

分析人士认为,突尼斯目前宗教势力和世俗势力对立严重,执政的宗教政党和世俗反对派之间矛盾激化。虽然突军方效仿埃及模式干预政治的可能性不大,但如果下一步两个阵营在街头爆发直接冲突,酿成大规模件,使国家陷入混乱,则不能排除该国政局发生变化的可能。

复兴运动在2011年10月的突尼斯制宪议会选举中获胜,进而领导执政联盟,掌控政局。但复兴运动缺乏执政经验,上台近两年来没有能够有效提振经济,增加就业,再加上安全形势恶化,各种政治势力为各自利益你争我夺,政局持续动荡。

加法尔6日晚在国家电视台发表讲话说,制宪议会目前有能力完成制宪工作,但议会将暂停履职直到各政治派别回到谈判桌旁。

分析人士认为,加法尔试图通过此举调停乱局,意在敦促反对派回到谈判桌旁,并向执政党施加压力,从而让双方在较短时间内达成妥协,以便使国家走出政治困境。

对执政党来说,制宪议会暂停工作是一个棘手难题。复兴运动成员、总理拉哈耶德上月29日发表全国电视讲线月底前完成新宪法,并提议在12月17日举行大选。但现在看来,执政党兑现承诺、在年底举行大选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首先,制宪议会恢复工作的时间没有定论,新宪法出台遥遥无期;其次,制宪议会至今尚未确定9人选举委员会的成员,因此大选筹备工作无法展开。根据上次大选的经验,选举筹备工作至少要花费6个月,即便从现在开始准备,时间也已非常紧张。

2011年民选产生的制宪议会任期原本只有一年,其原定目标是在2012年10月23日前完成新宪法的制定工作。但由于突尼斯政坛宗教势力和世俗势力、执政党和反对派之间严重对立,制宪工作一拖再拖,民主进程陷入泥沼。

一方面,反对派指责执政党迷恋权力,企图将国家“化”,拖延制定新宪法和举行大选的时间;另一方面,执政党指责反对派不顾全国家大局,只知谋取小团体的利益。

今年2月,突尼斯发生一起政治谋杀事件,还多次出现针对反对派领导人的暴力事件,严重激化了反对派和执政党的矛盾,反对派组织罢工、抗议,国家陷入了严重的政治危机。最终通过更换总理、重组内阁等一系列举措,局势才稍有缓和。

然而,此后突尼斯的政治、经济、社会形势并没有根本好转。7月再次发生针对政治人物的暗杀后,抗议人群又回到了突尼斯的大街上。

7月初埃及时任总统穆尔西遭军方罢黜后,突尼斯媒体就此做了大量报道,讨论该国是否会成为第二个埃及。

分析人士认为,现阶段突尼斯出现类似埃及军队干政的可能性并不大,主要原因一是突军队没有干政的传统,二是新任陆军高官影响力有限,三是军队的主要精力集中在打击境内频繁活动的恐怖组织上。

真正决定突尼斯政局走向的可能是愈演愈烈的街头运动。自上月末以来,突尼斯不断爆发支持或反对现政府的,双方队伍一度达到数万人之众,但暂没有发生直接冲突。不过,一旦街头运动失控,两大阵营爆发大规模,国家陷入混乱,军队或将被迫出面维持秩序,复兴运动在国内外压力下执政地位可能会动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