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尼斯全国对话机构四家组织是什么 它有多重要?

10月9日诺贝尔委员会主席将诺贝尔和平奖授予了突尼斯全国对话机构(Tunisian National Dialogue Quartet),旨在表彰该组织为多元主义民主进程做出的决定性贡献。

挪威诺贝尔委员会表示,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有273名候选,其中包括68家组织和205名个人。德国总理安吉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以及罗马教皇方济各(Francis)也位列其中。

委员会主席在颁奖时说,2013年,突尼斯政治暗杀频发,社会动荡不安,民主进程几近崩溃,整个国家处于内战的边缘,就在这个时候,突尼斯全国对话机构诞生了。它创造了灵活而和平的政治议程,使得突尼斯有充分的时间建立政府,从而保证所有国民的基本权益。

但诺奖委员会也声明:今年的和平奖授予的是以这四家组织为代表的突尼斯全国对话机构,并非这四家组织本身。实际上,诺奖是对突尼斯公民社会组织在民主政治协商过程中起到的整体性作用的褒奖。

席卷整个中东北非的阿拉伯之春发起于突尼斯。在2011年推翻本阿里政权以后,突尼斯民众于2011年10月23日首次通过民主选举产生了国家立宪大会。通过这次选举,最大党派的复兴运动党(Ennahda)和另外两个非左翼政党组成了联合政府,共同监督突尼斯国家转变进程和新宪法制定过程。同时,新兴世俗政党突尼斯召唤党(Nidaa Tounes) 成立了反对政府和复兴运动的反对联盟。

突尼斯是整个阿拉伯之春的第一个国家,其政治进程备受关注,却也乱麻丛生。当其时,突尼斯陆续成立了100多个政党,社会严重分裂,茉莉花革命所建立的民主政治岌岌可危,急需凝聚共识,但政党和利益群体之间纠葛不断社会对抗越来越严重。

2013年4月,突尼斯左翼政治领袖肖克里贝莱德(Chokri Belaid)被暗杀,复兴运动党迫于压力同意放弃对三大政府部门的控制(内务部、国防部和外交部),并任命了政治中立的技术官僚。然而另一位左翼政治人物布拉米(Mohamed Brahmi)7月25日也被暗杀,矛盾不可控制地继续升级,突尼斯爆发了全面性的政治危机。抗议者走上街头,反对派要求政府辞职并解散立宪大会。

正是为了应对这样的政治危机,突尼斯总统蒙塞夫马尔祖基(Moncif Merzuk)要求开展全国性对话。

在总统马尔祖基(Merzuk)和相关政党的倡议下,四个突尼斯公民社会共同主导了协调复兴运动党(Ennahda)政府和召唤党(Nidaa)反对联盟的全国性对话行动,它们正是现在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四家机构:突尼斯劳工联合总会、突尼斯工业、贸易和手工业联盟、突尼斯人权联盟和突尼斯律师行业组织。

突尼斯全国对话机构并未按照传统由外界中立人士促成,而具有相当的政治和经济利益代表性。其中,突尼斯工会常年参与突尼斯政治,号召了街头抗议活动,并在布拉米7月被暗杀之后领导了大型罢工;其他的成员还与反对联盟关系密切;作为突尼斯不同社会成员的代表,对话结果与机构成员利益息息相关。因此,复兴运动党的领导人曾经怀疑协调结果是否会公正。

但其后,突尼斯全国对话机构仍然克服各种困难花了数个月的时间在突尼斯不同政治立场的政党和社会组织中间进行沟通和协商,以避免革命之后的突尼斯社会进一步分裂。

直到2013年10月3日,在突尼斯全国对话机构四巨头的劳工联合总会UGTT秘书长胡辛阿巴西(Houcine Abbassi)与领导人Rached Ghannouchi进行会谈之后,方才同意开展全国性的对话。而当时在中东北非多个国家,革命已经开始显示出其撕裂社会的后遗症,大国埃及的穆尔西主义政府也因为政变而下台。

突尼斯全国对话机构作为协调者发挥了两个作用:第一,意识到在当时的大环境下开展协调活动的必要性,因为外界活动也会对突尼斯产生不可避免的影响;第二,并非只有中立者才能成功担任调停者的角色,毕竟调停的结果最后必须由利益相关者接受。

正如诺奖委员会在获奖辞中所言:革命之后,突尼斯国内宗教矛盾和政治冲突仍然很严峻,但全国对话机构却在市民,政党和政府之间开辟了一条和平对话的渠道,最大程度地消解了战乱,帮助他们建立能够得到各方认同的解决方案。这正符合阿尔弗雷德诺贝尔(Alfred Nobel)的遗愿。诺贝尔委员会表示:革命结束的重要标志就是去年秋天在突尼斯举办的和平民主的选举,这是突尼斯全国对话机构努力的结果,它最大程度地支持立宪会议的工作,并确保宪法程序在广大的突尼斯人民中得到认同。

诺贝尔和平奖对突尼斯来说是巨大的胜利。诺委会希望这个奖项能够保卫突尼斯的民主进程,并激励中东,北非以及世界其他地区的人们为寻求和平与民主而奋斗。因为突尼斯全国对话机构创造了一个全新的典范:即如何在适当的情况下,通过协商解决分歧,最终达成解决方案。使得突尼斯作为引发阿拉伯之春的国家,相较埃及、利比亚和也门等国,相对平稳地从一个威权主义政体进入了民主政治。

然而,突尼斯的民主还不成熟,也尚不稳固。今年刚发生了两起极端主义袭击,有60人被杀,旅游业收到了严重的冲击。

在诺贝尔和平奖公布后,突尼斯劳工联合总会秘书长胡辛阿巴西说获得这个奖项让他受宠若惊。对话机构领导我们走向正确的道路,这个奖项传达了一个信息:我们都应该放下武器,坐在谈判桌前。胡辛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说。

挪威外交部长玛戈特瓦尔斯特伦(Margot Wallstrm)则表示,突尼斯全国对话机构获得该奖项实至名归。一个国家走向民主改革的道路漫长而艰辛,并且经常陷入困境,但这一切是正确的,值得的,都会得到公民社会的支持。。她还特别赞赏了突尼斯建立的新宪法,认为该宪法保证了妇女与儿童的权益,并在各党派之间达成共识。(搜狐国际 刘恋 尤乙同报道)